弧度小说网提供地下好情夫免费阅读全文
弧度小说网
弧度小说网 同人小说 都市小说 短篇文学 官场小说 重生小说 穿越小说 历史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竞技小说 架空小说 科幻小说
小说阅读榜 武侠小说 玄幻小说 综合其它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网游小说 言情小说 经典名著 军事小说 推理小说 校园小说 总裁小说
全本的小说 极品人生 塾女情缘 重返乐园 离异塾母 人凄哀羞 姐姐庇股 远方来客 乱禸辣伦 夏日回归 乡村活寡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弧度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地下好情夫  作者:梅贝儿 书号:15349  时间:2017/5/16  字数:8590 
上一章   ‮章三第‬    下一章 ( → )
晚上七点…

  敲门声惊动了正闭眼沉思的男人。

  “副总经理如果累了,就早点回家休息。”江秘书才打开门,就见上司的办公室里头一片漆黑,隐约见到办公桌后面坐了个人。

  裴夏森坐直身躯,眉心。“我只是在想事情,没事你就先下班。”

  “是。”不过她关门的动作又停顿了一下。“副总经理晚上还没吃吧?要不要我去买个便当?”

  “不用了。”他转了转僵硬的脖子,现在想吃的可不是便当。

  “那明天见。”江秘书又关上门。

  再度往后靠在椅背上,裴夏森此刻想的只有要怎么说服那颗固执的小脑袋,让她重新回到自己的怀抱,不用担心被别的男人拐跑,尤其是她那个虎视眈眈的继兄,虽然宜祯从来都只是把那家伙当作兄长看待,不过总是个威胁。

  他要让宜祯明白,她是属于他裴夏森的。

  “大概是我们太快决定结婚,还不够了解彼此…”

  婚后的那两个多月,只要在家的时间,他们几乎都在上度过,不过也深知婚姻关系并不是单靠身体的交流就足够了,还有信任和依赖。

  裴夏森把座椅往后拉,倏地站起身来,抓下挂在衣架上的西装,明白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想办法让她乖乖待在他的身边,不要再逃避下去。

  要司机送他到宜祯目前住的地方,到了目的地,是一片安静的社区,有好几栋刚盖好没几年的公寓相连着,距离岳母的家也不会很远,摁了门铃,没有人回应,大概是还没回来。

  “妈,我是夏森…”他直接打电话到岳母家。

  那头的方太太听到是前女婿打来的,在他和女儿离婚这半年,还是经常打电话来关心,表示他还是有心,若不是女儿太固执,真想劝她再给他一次机会。

  “呃…”瞄了坐在餐桌旁吃饭的女儿一眼。“你刚下班?”

  裴夏森有礼的回答。“是,我来宜祯住的地方找她,不过她好像还没回来,有没有在您那儿?”

  “你知道她住…”她不太确定要不要说实话。

  “谁打来的?”宜祯用嘴形,无声地问。

  “对,宜祯跟我说的。”似乎感觉到岳母言又止,心中一动。“她在您那儿对不对?我现在就过去。”

  说完便挂上电话,要司机开车。

  而这一头的宜祯瞪着母亲心虚的样子,心里有底了。

  “妈,是谁打来的?”

  “呃…是…”方太太支支吾吾。

  “该不会是裴夏森?”她更加确定了。

  “夏森还是很爱你,你就再给他一次机会…”方太太苦口婆心的劝着女儿。“他跟你爸爸是不一样的。”

  小手很快地了张面纸擦了擦嘴,然后抓了外套就往外走。“我今天不想看到他。”

  想到在电梯里发生的事,就有够丢脸,她匆匆地开门下楼,打算赶在他来之前离开。

  才步出公寓电梯,要走出楼梯间,却还是躲不掉另一个男人。

  “宜祯!”刚下班的方正杰满睑惊喜。“来了怎么不多坐一会儿?我还在想说要不要打电话叫你到家里来吃饭,妈今晚要煮烧酒给大家吃,你一个人住外头总是没办法好好的吃一顿。”

  “我已经吃过了,正杰哥,我还有点事…”

  方正杰语气中带了一点恳求。“再上去坐一会儿吧?我爸也快回来了,一家人难得聚在一起。”

  “我…可是…”

  “可惜宜祯已经先跟我约好了。”

  在外头听到这段对话的裴夏森庆幸自己及时赶到。“真是不好意思打搅你们一家团聚,等改天好了,我现在跟宜祯有话要说。”

  “你来做什么?”她对前夫怒目相视。

  “我知道你想我,当然要来了。”裴夏森亲匿地揽住她的肩头,和她咬起耳朵。“还是你要跟他上楼?”

  宜祯感觉到他在耳畔吹气,身子跟着躁热,又羞又恼的嗔瞪,不过还是选择跟他走。“对!我跟他有点事要谈,改天再一起吃饭好了。”

  “你忘了他是怎么伤害你的吗?你跟他还有什么话好说?”方正杰不甘愿的看着裴夏森搂着她的态度那么天经地义,让人气愤。“你们已经离婚了,宜祯,不要再被他骗了,他不值得你为他付出。”

  “正杰哥…”上的大掌加重力道,让她的话顿住。

  “谢谢你对宜祯的关心,我这个宝贝没有那么脆弱,不会乖乖被我欺负,她可是有爪子的。”裴夏森宠溺的睥睨怀中的小女人,此刻正怒火沸腾的回瞪,嚷着“不要再这么叫我”“我们的事我们自己解决,当兄长的人有时管太多,反而会弄巧成拙。”

  方正杰睑丕变。“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他懒得跟没必要的人多说废话。“宝贝,可以走了吗?”

  她抡起粉拳打过去。“不要这么叫我…”

  “那就跟以前一样,只有在上才这样叫你就好了…”裴夏森就是要说给某人听,某人的脸色果然更难看了。

  宜祯被他半搂半抱地往外走。“我知道你想帮我,不过你干么把话说得那么明?你不想做人,我还想。”

  “这是事实。”他咧了咧嘴。“在上时,我都是这样叫你,你还很高兴,不记得了吗?”

  “不记得了。”宜祯赌气地说。

  “我很乐意再让你重温一次。”他目光暧昧地俯视着她。

  “你…”他的眼神让她想到在电梯里时,差点就要开口求他,就像以前,不是让她低泣的求饶,就是渴望着更多。

  “你想都不要想。”

  “你也想要我不是吗?”裴夏森很乐意提醒她。

  “在电梯里…会那样是因为…因为…”宜祯满脸羞窘。

  “因为什么?”

  “只是单纯的生理需求。”她别开小脸,不过耳子早就红透了。

  她才不想让他知道是因为太过思念他、在意他的关系,才会让他得逞了,就因为是他才愿意,不然谁也别想靠近自己半步。

  “那也没关系,你可以尽量发在我身上。”他可是很的。

  “你…是不是男人?”宜祯气得直瞪眼,虽然早就知道这个男人什么都敢说。“有没有一点自尊?”

  裴夏森大笑,那笑声带着雄感。“我很高兴你这么为我的自尊着想,不过在你面前,我可以委屈一点。”

  “不跟你说了。”她没有他脸皮厚。

  “可以拜访一下你的香闺吗?”他的手掌在她的背上摩挲着。

  “不。”宜祯推开他的手。

  “怕会受不了我的惑?”

  宜祯反相稽。“我没有那么饥渴。”

  “那就不用担心了,就算今天你不让我进去,下次或下下次总是逃不了,我保证只要看一眼就好。”他一脸正经地说。

  “只是看一眼,什么都不会做?”她有些怀疑地斜睨。

  “如果你主动扑过来,我也不会拒绝。”裴夏森咧了咧牙,笑得很恶,惹得她更犹豫。

  “宝贝,我跟你开玩笑的,我保证就算你扑过来,我也会努力抗拒惑的。”

  “你敢说话不算话…”

  “上帝可以作证!”裴夏森举起右手,满脸虔诚。

  “只准看一眼。”她警告地一瞥。“你的车就跟在我后面…”到最后总是自己先被说服。

  “没问题。”

  裴夏森让司机跟在前面的野狼R后面,没几分钟就到目的地了。

  搭电梯来到六楼,这层楼共有四户人家,大概都是采三房一厅一卫或两房一厅一卫的格局。

  “里面也没什么东西好看的。”宜祯开门让他进屋,神经绷得很紧,就算他们曾经相当亲密,还是不想让他看见自己最隐私的一面。

  他换上室内拖鞋,下西装,搁在椅背上,打量着简单的摆设,五坪左右的客厅,还有个小小的厨房,以及一间主卧室和一间客房。

  “这间是租的?”

  宜祯也下外套挂好,里头是一件七分袖衬衫。“是正杰哥帮我找的,因为离我妈那儿也很近,邻居也满不错的,所以就先租一年。”

  “的确是满清静的。”听到是她的继兄帮她张罗的,裴夏森心里不舒服,但他知道现在不是吃醋的时候,免得惹来无谓的争执,他不是来跟她吵架的。

  打开主卧室的门,比起他们之前的睡房,里头除了双人和一口木制衣橱,以及正在运转的除机之外,什么都没有,让他好心疼,如果当初拿了他的赡养费就可以过得更舒适。

  “看够了吧?”她觉得已经可以了。

  “再等一下。”他来到隔壁的客房,却发现上锁了。

  “这间不能进去!”她脸色一白。

  “为什么?”她不给看,他就更好奇。

  “不能看就是不能看!”宜祯用身子挡住。

  裴夏森审视她紧张的模样。“里头藏了什么秘密是我不能知道的?该不会是…藏了个男人?”

  “我干么藏个男人在里面?”她嗔怒地吼道。“总之我有我的隐私权,不准任何人看,包括你在内。”

  他把耳朵贴在门板上,似乎想听听看里头有什么。

  “你在干么?”宜祯不解地问。

  “因为我突然想到蓝胡子的故事…你不知道吗?”见她一头雾水,以为没听过这个故事,于是把大纲说给她听。

  “他是个很喜欢搜集女人的男人,先把女人娶回家,再把仓库和房间的钥匙交给她们,可是又不准她们进去,表面上是信任她们,但那些女人又止不住好奇心的打开,闯进了地,最后理所当然的就被蓝胡子杀死了…所以我想听听看,里面有没有男人的哀嚎声或求救声。”

  宜祯不知道该气还是笑。“你的想像力太丰富了,这个秘密绝对和蓝胡子没有关系,总之我绝对不会打开给你看的,不管你用什么手段都一样。”

  “听你这么说,我更想知道这个秘密的房间里面藏着什么东西。”他巴不得有透视眼可以看穿。

  她瞪着他,美眸掠过一闪而逝的哀伤。“你不会想知道的…好了,你已经看了好几眼,可以走了吧。”

  “好吧。”总之还不急,先搞定她再说。“不过我们刚刚应该上楼,吃过妈做的菜之后再过来,现在真的好饿。”

  都八点多了。“少装可怜了,我不会上当的。”宜祯才不信。

  本噜!裴夏森低头看着自己的肚子。“我没骗你吧!”

  横他一眼,终究还是无法无动于衷,她打开厨房里的小冰箱,拿出微波食品就递给他。“自己加热。”她又不是他老婆,没必要伺候他。

  “你就吃这个?”不管是婚前住在娘家也好,都有佣人准备三餐,结了婚更不用说,也有人照顾得好好的,他更是努力把她喂得白白胖胖。“你为什么要这样待自己?为什么不拿我的钱?我不要你过这种生活。”

  她把手上的东西随便一放。“我要怎么过是我的事,不用你管。”

  “宜祯!你这么做是在惩罚我吗?”裴夏森嘶哑地怒问。“你想让我心疼,所以才这样对待自己吗?”

  宜祯扬声驳斥。“我才不会为了你做这种傻事!我只是…”想惩罚自己,可是这件事是她心底的秘密,不能说出来。

  “只是什么?”

  “我没必要跟你说…”她要走出厨房,一只长臂打横拦下。

  “让开!”

  他俯下头吻她,气得她奋力挣扎。

  “不要…”宜祯哽咽地哭叫。

  裴夏森气她也气自己,凶猛地着红,直到她张开来回应。“宝贝,你要我怎么做?你告诉我…”

  “嗯…不…”舌尖被卷住,身子不由得一阵娇颤。身体总是能在一瞬间就被他点燃了,空虚了好久,好想再度被填满…感觉到他的亢奋贴着她、蹭着她,如同以往的让她两腿发软…

  “森…”大掌有些蓄意的将她的按向他,像是在召唤她…

  “森…森…”她心里好苦,守着不能说的秘密,真的好痛苦,好想说出来,跟他一起抱头痛哭。“抱我…”

  已经太久了…

  两人连上衣都来不及,渴望着能进一步的接触。

  当结合的那一瞬间,两人几乎为这圆满而叫出声音。

  “我爱你!宝贝…”裴夏森从喉头逸出狂喜的吼声,能够再次拥有她,无比的感恩。

  他不想太快结束,想让她知道自己有多珍惜这失而复得的感觉,全心全意地取悦她,让她快乐。

  衬衫也因大量的汗水而透,高大身躯在她体内定住不动,跟着她一起释放,即便还没有完全纡解,但也不想让她一下子承受太多。

  “宝贝,你还好吗?”他知道她刚刚有几秒的时间晕过去了。“我没有弄痛你吧?会不会不舒服?”

  “我的天…”高渐渐褪去,红透的小脸埋在他肩头,发出惊慌的低叫。“我…我们…居然又…”事实就摆在眼前,而他甚至还在她体内。

  “你不喜欢?”裴夏森不允许她否认刚才的美好。

  宜祯挝着他的口,挟着哭音说:“你你快出来…在里面…这几天是危险期,我可能会怀孕…”她已经学到教训,会更注意这些事。

  “你不想怀我的孩子?”他并没有生气,只是单纯地提出问题。

  她呜咽一声。“你快…快出来…”

  “唉!”裴夏森知道她还没原谅他,自然不想因为怀孕而跟他牵扯不清。“那我们就去跟医生拿葯吃,以后我会记得戴套子。”

  感觉到他离了,她才跳下理台,抓起地上的衣物,冲进浴室,希望那些小生命不要停留在自己体内。

  因为她不配当妈妈,她根本保护不了孩子…

  “宜祯?”裴夏森也整理好自己,来到浴室门口。“我们谈一谈。”里头没有声音。裴夏森又敲了下门。“我知道你在气我碰你…”喀地一声门被打开了,宜祯红着眼眶,迳自越过他身边。

  “你走!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他从后头张臂抱住她,不许她又逃了。“宜祯…宝贝,你想要我,这一点都不需要感到羞,我也不会用这个来嘲笑你。”

  “我才不是为了这个原因生气…”她着泪娇吼。“那么是为了什么?”他愿意洗耳恭听,只要他们之间还有一点希望,自己会尽最大的努力挽回。

  宜祯红着眼圈瞪他。“我们之间…还有很多问题没有解决。”

  “好!那我去把那个女人找来当面对质,证明那天晚上我确实没有碰她。”裴夏森灵机一动,觉得这倒是个好方法,为什么之前都没有想到,记得事情发生的时候,那个女人就吓得趁逃跑,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看来得把她找出来。“这样你就可以相信我了吧?”

  她的心好。“我不知道。”如果证实是误会,那么孩子真的是被自己的愚蠢给害死的,为什么当初她不跟着孩子一起死?

  “宝贝,我不求你马上相信我,甚至跟我复合,就算只是要我当你的情夫,我也心甘情愿。”他低声下气地哄着,还不断附送香吻。

  从一个原本应该老死不相往来的前夫,变成可以理所当然的亲她、抱她、疼她、宠她的情夫,再一次卸除她的心防,起码也算是迈向成功的一大步。

  不想被他逗笑,笑声还是逸出角。“亏你想得出来,我可养不起你。”

  裴夏森将她的身子转过来面对自己,亲着她的额,再拥她入怀。“谁说的?我名下的财产随时可以过给你,这样我就变成穷光蛋一个,那你就得养我了。”

  “真的?”宜祯不想笑的,但嘴角就是不听使唤。

  “绝对千真万确!”要他斩头发毒誓都可以,屏息着等待她的答案。

  “好。”她不能骗自己一点都不想跟他在一起,一个人好孤单,好想睡在温暖的臂弯中,虽然嘴里老是说恨他、气他,还是无法拒绝他。

  他为此感谢老天爷。

  只要还能接近她,自己就还有希望。

  “我保证没你的允许绝不会来…”裴夏森嗅着她的体香,不用香水就能让他神魂颠倒。“待会儿记得泡个热水澡,我怕你不舒服,然后早点睡。”

  宜祯因他的温柔又想落泪,好累,她真的累了,只想让他再抱一会儿。

  ************

  裴夏森才吹着口哨走进家门,就见应该在顶楼的父亲坐在自己的客厅看报纸,这栋大楼总共有二十三层,从二十一、二十二到二十三楼全都属于裴家所有,电梯要输入密码才上得来。

  不只是他在,身边还坐了个模样俊秀的小男孩,手上捧着厚厚的哈利波特第七集英文版,祖孙俩专心的模样还真像。

  “爸还没睡?”他心情很好的打招呼。“小霆,小孩子就要早点睡觉,不然明天上学会爬不起来。”

  俊秀小男孩抬起早的脸蛋。“会早上爬不起来的只有叔叔吧?每次都要婶婶叫好久才肯去上班,大概是婶婶让叔叔太累了,所以现在婶婶不在,叔叔自己就会很早起。”

  “你怎么会知道这些?”裴夏森目瞪口呆的看着才八岁大的侄子,讶异他说出来的话。“你爸爸应该不会跟你说才对。”

  “不要以为小孩子都听不懂大人在说什么,会这么想是因为大人太笨了。”说完,又低下头继续看最后的结局,到底最后死掉的人是谁。

  裴夏森哭笑不得。“这小子果然有他爸爸的真传,都喜欢用这种冷冷的表情说着会气死人的话。”

  “你还有脸说小霆,现在都十点了…”翻着晚报的裴世钧瞪着儿子。“还以为你在公司加班,跑到哪里去了?”

  “我去宜祯住的地方。”裴夏森没有隐瞒。

  这句话果然引起高度的注意。

  “你们和好了?”裴世钧扶了下鼻梁上的老花眼镜。

  “还在努力当中。”他将西装交给佣人,扯掉脖子上的领带。“家里有没有吃的?我晚饭还没吃,随便下个面就好了,不用太麻烦。”

  佣人马上去帮他准备。

  “小霆,你希不希望婶婶回来?她也很疼你,你去帮叔叔说几句好话,让她不要生叔叔的气了。”裴夏森也不是真的希望侄子帮忙,就是想逗逗他。

  俊秀的小脸蛋又扬起。“大人不要老是把问题推给小孩子,婶婶是大人,她知道该怎么做,还有爸爸也是,老是问我喜欢哪一个阿姨来当妈妈,我想他连自己喜欢谁都不确定,只是想找借口推给我,大人真是狡猾。”

  这番听似孩子气的话却让两个大人沉默下来了。

  “你都不想要个妈妈吗?”当爷爷的裴世钧都忍不住心酸。

  “有没有都无所谓,我还是会长大,是爸爸比较缺老婆,认识那么多个阿姨,也不嫌累,我都替他累了。”这小大人似的话逗笑了两个大人。

  裴夏森疼爱的他的头发。“你这小子懂什么?好了,别再看了,快上楼去睡觉。”

  “我不是小孩子了。”推开叔叔的手,抱着书本上楼去了。

  孙子一走,可以好好教训儿子了。

  “真不知道你们两兄弟是怎么回事?连自己的女人都搞不定,尤其是你,连抱的是不是自己老婆都不知道。”对儿子的抱怨,做老子的一点都不同情。“换作别的女人也会受不了。”

  裴夏森忿忿然的解开衬衫最上面的两颗扣子。“我没有抱她,摸到部的时候就感觉不对劲,谁知道那么巧,宜祯刚好回来看到。”

  听完,裴世钧气也上来了,放下报纸。“总之你这次就给我好好的跟宜祯解释,不要又把她气跑了。”

  他先挟了口佣人送来的小菜垫一下肚皮。“我终于见识到她有多固执了,不过现在我是她的情夫,就可以理所当然的接近她。”

  “噗!咳咳…”儿子的话让正含了口热茶的裴世钧呛个正着,咳到老脸都红了,赶紧把杯子搁回桌上,免得洒了一身。

  “我先进去换衣服…”裴夏森走进卧室,下衬衫,脑中不期然的劈下一道闪电。“宜祯如果一点都不爱我,就不会这么生气,也不会那么痛苦了…我真是笨,怎么一直没想到?她是爱我的…”

  想到这里,他不咧开大嘴,想要大声欢呼。宜祯爱我…

  “不过要她正视自己的感情,只怕得再多花点功夫。”这么说又冷静下来,反正他这辈子都跟她耗定了,她再也逃不了了。 Www.HUduXS.cOM
上一章   地下好情夫   下一章 ( → )
地下好情夫免费阅读全文完整版小说均来自书友上传或互联网,弧度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梅贝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梅贝儿并阅读。弧度小说网致力最快速更新地下好情夫的完整版小说,用心做最好的小说精校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