弧度小说网提供地下好情夫免费阅读全文
弧度小说网
弧度小说网 同人小说 都市小说 短篇文学 官场小说 重生小说 穿越小说 历史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竞技小说 架空小说 科幻小说
小说阅读榜 武侠小说 玄幻小说 综合其它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网游小说 言情小说 经典名著 军事小说 推理小说 校园小说 总裁小说
全本的小说 极品人生 塾女情缘 重返乐园 离异塾母 人凄哀羞 姐姐庇股 远方来客 乱禸辣伦 夏日回归 乡村活寡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弧度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地下好情夫  作者:梅贝儿 书号:15349  时间:2017/5/16  字数:9126 
上一章   ‮章七第‬    下一章 ( → )
“宝贝,你晚上不要出门,我有圣诞节礼物要送给你…”下午四点多接到裴夏森从公司打来的电话,宜祯心窝一暖。“你不用送我什么圣诞节礼物,我又不缺什么。”

  “这样礼物是你一直想要的,保证会喜欢,我先挂电话了,晚上见。”他将听筒放回去,然后绕过办公桌,走向坐在沙发上的女人,只见她穿着很朴素简单。“还是很感谢你愿意来一趟。”

  那女人听了很不好意思。“我只希望这么做能澄清你们之间的误会。”

  “一定会的。”他可是费了好大的功夫才赶在圣诞节之前找到当时的罪魁祸首,要她亲自出面说明,这样宜祯就会相信。

  到了六点多离开公司,坐上司机开的车,回到宜祯住的地方。

  宜祯听到开门声,放下手边的线和针,从坐垫上起来,见到他进门之后,身后还有个女人,顿时愣了几秒。

  “裴太太,好久不见了。”那女人尴尬地朝她点了下头。

  “她是…”她看看对方,又看看裴夏森。

  “你认不出来了吗?”他亲匿地拥着她的肩头。“她就是那天晚上躺在我们上的女人,我托人找了好久才找到,请她务必要来跟你解释清楚。”

  “她就是…”眼前这个脂粉未施的女人,和那天在上浓装裹、一丝不挂的女人完全是判若两人。

  那女人垂下眼睑,显得很难为情。“那时我一心一意只想着要是能嫁进裴家该有多好,嫁进豪门是我这辈子最大的梦想,所以才会捏造怀孕证明,让裴英泽以为我怀有他的孩子,可是我根本没有怀孕,又担心会被他看穿,所以为了以防万一…至少还有裴家老二,不管是怀了哪一个人的孩子都可以让我成为裴家的媳妇儿,才会溜进你们的房间…”

  裴夏森听了还是很气、很想杀人,一个女人为了她的野心,害他受了不白之冤,有苦无处诉,更造成他们的婚姻破裂。

  “不过裴先生并没有碰我,当他发现我不是裴太太的时候,非常生气,那副样子好像要把我杀了,这点我永远都不会忘记。”她把最重要的关键部分说出来。

  “既然这样,你为什么现在要说出来?”宜祯咬着问。

  拾起头来,脸上出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因为后来我认识一个男人,他没什么钱,只是一个小小的业务员,可是对我很好,跟他在一起之后我才明白就算可以嫁进豪门,也得不到的东西是什么,那就是真爱,所以裴先生找到我时,我才决定出面跟你坦白,对不起,裴太太,我不知道这个误会造成你们离婚,真的很后悔,请你们原谅。”

  宜祯眼底顿时涌出泪水,无法原谅这个女人,就是因为这个误会,才会失去了孩子,是这个女人间接害死了他们的孩子。

  而自己是真正的凶手…

  “我不想再看见你…”宜祯捣着走开。

  那女人带着满心歉疚离开了。

  “宝贝,你现在相信我了吧?”沉冤得雪,他可以一吐怨气。

  宜祯擦干泪水,怯怯的觑他一眼。“我当然相信…对不起,我以前真的误会你了,是我不对。”

  “哼!”裴夏森两手环,换他拿乔了。“我已经解释过好几次,你都不相信我,真的让我很生气。”

  她真的知道错了,因为母亲的遭遇,当她以为自己的丈夫也做出对不起自己的事,便关上耳朵,什么都不肯听,一味的认定他有罪。

  “对不起,我不该那么冲动,应该查证之后再做决定。”

  裴夏森还是不肯让步。“你应该给我机会证明自己的清白,而不是一口咬定我对不起你,你知道那种被误解的感觉吗?”

  “你说得对,是我太主观了,没有站在你的立场上着想。”宜祯再怎么后悔也无法赎罪。“我知道我错了…真的错了…”

  他脸色柔和下来,毕竟也舍不得气她太久了。

  “我知道你当时以为我跟别的女人上,让你很生气,气到失去理智,但是我宁可你甩我一巴掌,踢我、踹我,然后再臭骂我一顿,到了最后还是要冷静的听我解释,这样对我才公平。”

  “嗯。”宜祯泫然泣。

  “喜欢我的圣诞节礼物吗?”裴夏森捧起她的泪颜,额头碰额头。

  她哭得更惨了。为什么自己不先问清楚?为什么要那么固执?一切都太迟了

  “宝贝,你这是高兴的眼泪吗?”他又搂又亲。“好了,不要哭了,现在误会解释清楚,应该高兴才对。”

  这一刻宜祯也下定决心,要在圣诞节那天晚上告诉他,有关那个秘密…

  不管结果如何,她都愿意承受。而距离圣诞节这一天越来越近,各家百货公司也妆点出节日的气氛,耳际不时飘着圣诞歌曲。

  站在明亮的橱窗前,里头摆设的婴儿服都好可爱,即便是冬天,也是粉粉的颜色,勾起女人心中所有的母爱。

  宜祯把手心贴在玻璃上,目不转睛的看着那些小衣服,想着该买哪一件好,店里正好有客人出来,是个跟自己年纪差不多的妈妈,推着婴儿车,躺在里头的小男婴含着嘴,正手舞足蹈的吸引大人的目光。

  “他好可爱…”

  “他很皮的。”自己的宝宝被赞美了,没有一个妈妈不开心。

  “我可以摸摸他吗?”宜祯渴望地问。

  年轻妈妈点头。“你结婚了吗?”

  “呃…嗯…”宜祯含糊的回答这个问题,然后蹲下来,逗着小男婴,见到有人陪自己玩,可是乐得很,发出咿咿呀呀的叫声。

  “你应该跟我差不多年纪,还很年轻,一定可以生的,不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以为她是担心生不出孩子,所以关心了几句。

  “谢谢。”宜祯破涕为笑。

  “再见。”年轻妈妈推着婴儿车走了。

  就算还能生,她也不认为自己能当个好妈妈::

  手心下由自主的覆在小肮上,这几天总觉得身体有一种奇妙的变化。是她多心了?还是太神经过敏?

  她老觉得好像怀孕了,虽然他们每次都有用套子,但也不是绝对安全。

  身体经过了调养,月事来的时间也较为规律,宜祯努力回想上次来是几号,那么下一次的时间应该…脑袋有两秒的空白…好像早就来了才对,或者该去医院做个检查,如果真的有了孩子,她必须先知道。

  去了下女厕,心不在焉地走了出来。

  在这时候,来‘梦の国’和几个部门主管出来巡视楼面的裴夏森,觑见前面不远的娇美身影,不咧出笑意,跟身边的人说了一声,便大步的走过去。

  “宜祯!”

  听到有人叫她,偏过螓首,看着朝自己而来的高大男人,鼻头顿时酸涩,好想抱着他痛哭。

  “怎么没跟我说要来逛?”裴夏森亲匿地搂着她问。

  宜祯咽下喉中的梗。“因为后天就是圣诞节,我忘了买礼物给我妈,还有你爸爸,以及小霆,可是又不晓得要送什么。”

  “我爸有收藏烟斗的习惯,还有喜欢打高尔夫,至于小霆,他喜欢机器人玩具,不过你要是当面问他,他可是不会承认。”他说出来给她当作参考。“其实也不用送什么礼物,他们不会在意的。”

  她点了点头,表示了解。“嗯,我会再想一想…你去忙你的吧,我再逛一逛就回去。”

  “好,还有这个时间附近的交通很拥挤,你骑机车要小心。”裴夏森还是忍不住叮咛。

  闻言,她淡淡一哂。“我已经把机车卖掉了,所以最近都搭计程车。”

  裴夏森一怔。“卖掉了?为什么?你不是很爱那台野狼R?”

  “我只是在想…每次找车位很麻烦又怕被偷,所以还是决定卖掉好了。”自从和他又有亲密关系,宜祯便已经考虑到这点,就是担心历史重演。

  他倒是很赞同。“这样也好,不然你去考驾照,我买一辆车给你。”

  “再说吧。”说到这儿,包包里的手机响了。

  宜祯接了起来,静静的听着对方说了一堆,旁边的男人硬把耳朵凑过来,想听听看说了些什么。

  “…我人在“梦の国’这里,那就约在附近好了…好,就这样。”反正也没什么事,为了一劳永逸,不跟她说清楚她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你那个堂妹?”听声音好像是她。

  她收起手机。“嗯,有人肖想我的男人,我当然得应战了。”

  “宝贝,我想亲你。”他真爱死了她这句话。

  “不要来!”宜祯娇嗔地看了等在远处的几位主管。“人家都在等你,快去做你的事,我要走了。”

  “那家店就在附近而已…”裴夏森飞快的在她颊上亲了一下。

  “不准你来一脚!”他自有打算。“我知道,那你小心。”差不多半个多小时后,这对堂姐妹终于面对面了。“找我有什么事?”

  因为这家店的生意很好,不接受电话预约,所以每次来吃都要排队才等得到座位,宜祯才坐下就先点了一份草莓油松饼和花单茶,再从包包里拿出编织线的教学书籍,翻看着男线背心的款式,想说也打一件给裴夏森的爸爸,因为他把她当媳妇也当女儿一样疼爱。

  “堂姐…”童宜静亲热地叫着。

  这是头一回认真的打量这个在家族中被视为头痛人物的堂姐,居然还怂恿母亲离婚,另外追求幸福,成为童家里头唯一离婚的个案,就因为她的想法和做事风格我行我素,所以让家族里的长辈很不好掌握。

  就拿穿着来说,每到秋冬总爱穿着皮衣、皮,今天也是一样,脚上还是一双及膝的长筒马靴,脖子上再围上彩围巾,看来相当冷人,在外表上自己便略输一筹。

  “我是想我们从来没有好好的说几句话,就连堂姐离婚了,也没能安慰你。”童宜静面愧意地说。

  闻言,宜祯抬起小脸,没什么表情的轻启红。“不用这么想,离婚是个人的事,我也不需要安慰。”

  童宜静摸了摸绑在颈项上的HERMES丝巾。“堂姐还在怪爷爷跟你断绝关系?他也是因为不希望你们离婚…”

  “不!我没有生气,反而很高兴,应该说等他这句话已经好多年了。”她干脆说清楚一点。“我只是刚好姓童而已,一点都不想当童家人,甚至从来不主动说出自己是谁的女儿,这点是你无法了解的。”

  店口贝送来了两壶花草茶,然后离开了。

  “可是你毕竟是童家的女儿,现在童家的事业出现问题,你就该…”就是因为不明白才要说。

  宜祯已经帮自己倒了一杯,执起杯耳,将杯缘凑近红,口中瞬间弥漫着淡淡的花香。“我为什么要帮?童家会不会倒跟我有什么关系?我靠自己的努力赚钱,又不靠童家吃饭。”

  “你真的狠得下心?”童宜静就是不信,没了童家的庇护,可是什么也没有了。“要是童家真的倒了,人家会怎么说?”

  她又翻了两页。“别人怎么说又关我什么事?”

  “可是…”

  “你找我出来就是要说这些?”宜祯真的很厌烦这种无聊的话题,只此一次,下次会马上走人。“要是童家已经衰败到必须靠我才行,那么就别再硬撑,让它倒了也好。”自己没本事就别怪其他人不肯帮忙,不要到最后连里子都没了。

  “裴大哥怎么会爱上你这种没有良心的女人?”童宜静气她说得这么轻松。

  “你可以去问他。”她肚子饿了,没空说太多废话。

  又厚又酥的草莓油松饼送上桌了,旁边还有冰淇淋,更是这家店的招牌,虽然不是草莓的季节,却突然很想吃。

  “裴大哥说他爱你的个性,就是这种六亲不认的冷血性格吗?”童宜静无视自己面前的总汇三明治,一直问“如果是,那找也办得到。”只要能嫁进裴家,才不管童家会变成什么样子。

  宜祯切了块松饼,就吃了起来,连回应都懒。

  “堂姐!”童宜静不甘心被冷落。

  她咽下嘴里的东西。“你自己去问裴夏森…”

  “问我什么?”

  才刚进门的高大男身影适时出现在宜祯身后,西装外头又套了件骆驼的长风衣,更是英时尚,男人味十足,只见他自然的弯下身躯,当着满屋子客人的面,亲了亲她的脸颊,因为都是女客人居多,还引来不少羡的眼光。

  “这种天气还吃冰淇淋?”浓眉蹙起,亏他还猛帮她进补。

  当场被抓包,让宜祯有些心虚。“就…就突然想吃…又没有常常吃…”明明叫他不要来一脚的。

  裴夏森很不高兴她不爱惜自己的身体。“这件事先记着。你们在谈什么?在说我坏话吗?”

  “怎么会?裴大哥怎么来了?”童宜静坐立不安地问。

  他咧了咧嘴。“我刚好也在‘梦の国’你们付帐,马上就回去了。”听说两位美女在这儿,当然要过来帮

  “你快回去上班。”宜祯嗔着美眸,他摆明就是故意的。

  “好,那我先去付帐。”他又乘机偷香,才到柜台结帐。

  眼巴巴的看着那高大拔的身影走出店外,童宜静再也装不了羞怯可人,掩饰不住自己的嫉妒,开始兴师问罪。

  “你是故意要让我在裴大哥面前出丑是不是?为什么不先跟我说他会过来?我看你是怕他被我抢走…”

  “这个款式应该适合年纪大一点的…”不理童宜静的吠叫,她边吃着松饼,边看着书,不过一想到后天的圣诞节,心思又飘远了。

  ************

  一夜没睡,宜祯张着眼睛看着窗外由暗转亮,听见对面邻居出门上班,今天就是圣诞节,这天还是来了。

  圈抱着自己的手臂回去,身旁的男人也下准备出门,她赶紧闭上眼皮装睡,不让他察觉,过没多久,他回到上,亲了亲她。

  “我去上班了…”

  她想将他拉回来,却只能听着房门关上,接着是大门上锁的声音。

  的确可以像母亲说的那样,反正这个秘密只有她们母女知道,只要不说出来,除非去调她的病历,否则不会有人知道她曾经产过。

  “可是他有权利知道…”

  翻身坐起,宜祯将脸蛋埋在掌中,内心战着。“他可以不原谅我,但我还是必须说出来,这样对夏森才公平。”

  想到他对自己的爱,那么多、那么浓,自己又怎脑铺意隐瞒这么重大的事?仰起小脸,双眼红肿,还是决定这么做了。

  这天的时间变得特别难熬,连中餐都食不知味,她等着夜晚到来,等着秘密揭晓的那一刹那…

  “宜祯!”

  裴夏森早在一个月前就透过关系在饭店订了位子,不然真的一位难求,所以今天六点不到就赶回家接她出门吃圣诞大餐。

  才换上室内拖鞋进来,下大衣,想说她会不会还在房间里换衣服,就在这时听到开门声,宜祯却是从秘密的房间里出来。

  “怎么了?”见她脸色苍白,眼眶泛红,像是哭过了。

  “你回来了。”她把房门带上,走向他。

  “出了什么事?”裴夏森急急的上前询问。

  宜祯搂着他的脖子,给他一个吻。

  “宝贝,你这样让我很紧张。”他着她的瓣,有些忐忑。

  她,深了口气。“你…不是想知道那扇门后面有什么秘密?”

  “你打算现在跟我说?”

  “对。”宜祯困难的咽一下。“当你知道这个秘密,不再爱我了,也没有关系,我还是决定告诉你。”

  “这个秘密有这么严重?”裴夏森更纳闷了。

  “对。”小手过去牵住他的。“进来吧。”

  他跟着她往前走,还有些摸不着头绪,直到宜祯打开那扇门,也打开了潘朵拉的盒子…

  “这好像是…婴儿房?”裴夏森困惑地打量整个房间,看起来温馨,却又冰冷,不失笑。“什么时候开始准备的?还是你要跟我说…你怀孕了?”如果真是这个的话该庆祝才对。

  宜祯‮摩抚‬着小,然后抬起小脸。“我们…我们曾经有过一个孩子…”

  “什么?”裴夏森怔了怔,还没反应过来。“什么意思?”

  她连话都说得很困难。“我是说我们…本来会有一个孩子,可是…可是孩子掉了…医生说应该有两个月了…”

  “你在说什么?”他神情一凛。“什么时候发生的?”

  “就在我们离婚的前几天,我…我根本不知道自己怀孕了…因为心情不好就骑车出门散心,加上精神不太集中,所以在路上就…不小心摔车…”说到最后声音几乎是颤抖的。

  裴夏森肚子像是挨了一拳,顿时脸色刷白。

  “孩子就在那个时候掉了?”

  难怪当他在离婚之前要求跟她见一面,想再好好的谈一谈,却发现她的脸色好难看,像生了一场大病,才想跟她多说几句话,劝她再考虑一下,却被岳母哀求的眼光阻止了,最后不得不答应先签下离婚协议书,想说等她精神好一点再说,原来是因为她刚产,现在终于明白了。

  “对…直到那时候我才知道…我怀孕了…”宜祯泪如雨下。“我一点都没有察觉到已经有了孩子,如果知道就不会骑车…也不会摔车…”

  他握住她的肩头,沉痛地低喊。“为什么当时不马上打电话给我?为什么要拖到现在才说?”

  宜祯抖着瓣,哽咽地说:“我…我怎么有脸见你?我把孩子害死了…我没有保护好他…”

  “你…”裴夏森松开手掌,用手扒过了头发,整个人显得激动、纷,来回蹭步,还是无法排解此刻的情绪。

  “对不起,我没有保护好孩子…”她的泪水没有声音,不听使唤地掉个不停。

  “我不是气你没有保护好孩子…”他狂吼一声。“而是你不应该隐瞒我这么大的事情,当事情发生的时候,我有权利知道,我是孩子的爸爸…”

  “对不起…”宜祯除了这三个字,已经不知道还能再说什么。

  裴夏森紧闭了下眼,无力感和沮丧笼罩着他的心头。

  “我们之间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我真的让你那么不能够信任、不能依靠吗?你以为当我知道你产了,我会恨你、怪你,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你头上吗?”

  “不是、不是这样…”她泪满面地摇头。

  他强忍泪水。“你真的很自私,只想到自己的心情,却把我排除在外,难道你从来没想过和我分担所有的喜怒哀乐?这样我们继续在一起又有什么意义?”

  说完,裴夏森便旋身出去了,然后听到大门砰地关上,这个声音震碎了宜祯的心。

  “夏森…”宜祯哭喊着他。

  她知道错了,不该隐瞒孩子的事,不是不信任他,只是怕他对她失望,心中有了疙瘩,怕他对她的爱从此然无存…

  宜祯力气尽失的坐倒下来,抚着小上的‮丝蕾‬,像哭又像是在笑。“宝宝…妈妈真的好没用…这次是真的结束了…”

  就这样,她不知道呆呆的坐在那里多久了,终于挣扎着起来,只觉得好冷,于是钻进被窝里,也不晓得自己有没有睡着,直到隔天下午母亲觉得不对劲,拿了女儿给的备用钥匙赶来了。

  “宜祯…”连打了好几通手机,女儿都没接也没回,这是从来没发生过的情形。“是不是不舒服?”

  她这才浑浑噩噩的坐起来。“现在几点了?”

  “都下午两点多了…妈看看有没有发烧?”方太太抚着女儿的额头,一片冰凉,这才松了口气。

  觑了身旁的位一眼,裴夏森昨晚没有回来,而她又怎么能期望他回来呢?

  方太太随口问道:“夏森去上班了吧?想吃什么,妈去帮你买。”

  “我已经告诉他…那个秘密了。”她平静的说。

  “你这个傻孩子,为什么要说出来?”方太太脸色一变。“那夏森怎么说?你有没有跟他说不是故意的?”

  “妈,我好饿。”她挤出很浅的笑。

  “好,妈去买。”现在只能先顾好女儿。

  没多久,方太太到附近买了一份鱼片粥回来,倒在碗里给她。

  “夏森只是一时无法接受,他还是爱你的…”

  宜祯才吃了两口粥,就觉得一阵反胃。“呜…”连忙用手心捣住嘴,奔进浴室里全又吐出来。

  “你该不会是…有了?”

  母亲的话让她着实愣住了。难道她真的怀孕了?

  “我一直在怀疑…”宜祯抚着小肮,不知该喜还是忧。

  方太太只能紧抓着这件喜事。“妈待会儿陪你去医院,要是真的有了,就快点跟夏森说,妈相信他不会再生你的气了。”

  “我先把粥吃完。”她现在只想到孩子,很努力的下去,可是几乎又吐了出来,吐到她几乎快没力气了。

  在母亲的陪伴之下,去医院做了检查,证实已经三周了,不过因为每个孕妇的体质不同,害喜的情况自然也就不一样。

  “这次我一定会保护好孩子…”她对自己发誓,不管怎么样,这次都要让孩子平安的生下。“我要多吃点东西才行,不然宝宝会没有营养,会长不大的。”

  宜祯看着母亲煮好的饭菜,明明好饿,可是一吃就吐,非全吐完不可。

  轻拍着女儿的背,方太太忧心得不得了。“怎么才三周就害喜害得这么严重?妈以前生你都不会这样,如果一直这样吐,那后面几个月要怎么撑下去?有没有想吃什么?”

  宜祯摇了摇头,慢慢的喝着汤,不敢喝太快,就怕又吐了,不过还是一样,吃什么就吐什么。

  “妈,我回房间睡一下,你回去吧,我没关系。”

  看女儿这么虚弱,做母亲的哪放心得下。“妈回去拿几件衣服,今晚就过来跟你一起住,你躺好,妈很快就回来。”

  没有力气劝阻母亲,宜祯就沉沉地睡着了。 wWW.hUDUxs.Com
上一章   地下好情夫   下一章 ( → )
地下好情夫免费阅读全文完整版小说均来自书友上传或互联网,弧度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梅贝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梅贝儿并阅读。弧度小说网致力最快速更新地下好情夫的完整版小说,用心做最好的小说精校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