弧度小说网提供地下好情夫免费阅读全文
弧度小说网
弧度小说网 同人小说 都市小说 短篇文学 官场小说 重生小说 穿越小说 历史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竞技小说 架空小说 科幻小说
小说阅读榜 武侠小说 玄幻小说 综合其它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网游小说 言情小说 经典名著 军事小说 推理小说 校园小说 总裁小说
全本的小说 极品人生 塾女情缘 重返乐园 离异塾母 人凄哀羞 姐姐庇股 远方来客 乱禸辣伦 夏日回归 乡村活寡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弧度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地下好情夫  作者:梅贝儿 书号:15349  时间:2017/5/16  字数:9796 
上一章   ‮章八第‬    下一章 ( → )
裴家…

  佣人都去休息了,客厅只留下一盏小灯。

  裴夏森站在落地窗前啜了口红酒,从昨晚到现在,都经过了一整天,还是处于震惊状态。

  原来他们曾经有过孩子…

  会是男孩?还是女孩呢?

  才两个月大,根本还不能判定…

  裴夏森将红酒一饮而尽,这酒变得又苦又涩,也让他明白原来自己也渴望当爸爸,能够拥有自己的亲生骨,陪着孩子长大,可是孩子在他们没有察觉时就走了。

  想到这里,眼眶不润了。

  他能因此责怪宜祯吗?

  当然不会!因为他也要负很大的责任,他们都是第一次当父母,根本没有经验,所以他更应该帮她多留意,还有提醒她,或许就可以挽回孩子的生命…

  可是她不该瞒了他这么久!

  宜祯应该在第一时间就告诉他,要不是他们又在一起,他是不是就永远被蒙在鼓里了?他有权利知道孩子的事不是吗?即使已经不在了…

  懊怎么做才能让她全心全意的信任他?

  愿意将快乐和痛苦跟自己分担,不再有秘密?

  他倒进沙发内,想到头都痛了。

  又睁开眼,看了下表,都半夜了,决定等明天再来想接下来的事。

  隔天下午快四点,裴夏森问了秘书,确定没有其他行程,便先下班了。

  当他站在宜祯的住处门口,拿出钥匙开门,心里还在想着待会儿见了面该说些什么,不过当他进了门,就见宜祯穿着睡衣坐在客厅,身上裹着毯,脸色很憔悴,跟他一样都没有睡好。

  听见有人开门,宜祯的心神才被拉了回来,两人就这么互望着对方,彼此的眼底都有着浓浓的感情和无法掩饰的伤痛。

  “你是回来拿衣服的吗?”她想扯出一个笑容,不过失败了。“我已经帮你整理好了,就折在上。”

  他上前几步,又停住,目光痛楚。“你都没睡吗?”

  “我有进去睡了几个小时,刚刚才起来。”宜祯口气顿了顿。“你说得对,我应该在事情发生时就通知你,让你知道,我那么做太自私了,虽然现在说对不起也没用,还是要说…我真的很抱歉。”

  “宜祯…”裴夏森心痛如绞的看着她。

  “不过这一次我会好好保住孩子,不会再那么粗心大意了。”她声音梗。“我一定会平平安安的把他生下来的。”

  他先是错愕,然后来到她面前蹲下。“你是说…你怀孕了?”

  “昨天去医院检查,医生说才三周而已…你不用担心,这次我会非常谨慎,现在机车也已经卖掉,我不会再骑它,所以不会有事的。”宜祯把手心放在还平坦坦的小肮上。“我会保住他的。”

  “你现在一个人住在这里我不放心…”

  宜祯看着他,想碰碰他,却又不敢。“不用担心,我妈搬来跟我住了,她刚出去买菜,要煮晚餐给我吃,所以我不是一个人,这次你要相信我,我不会再让孩子出事,我可以保证。”

  “我没有不相信你。”他连忙说道。

  她这才笑了。“那就好。”

  这时大门开了,方太太拉着买菜车进来。

  “夏森,你这么早就下班了?”

  裴夏森帮她把几袋菜提进厨房里。“妈,宜祯她…医生怎么说?她跟孩子都还好吧?”他可以看出地的精神状况不是很隐定。

  “医生只说已经三周了,要宜祯能吃多少就吃多少,等满六周之后就开始做产检。”她很多话想说,一时又不知从何说起。“失去那个孩子,宜祯很痛苦,你…你不要再怪她了。”

  他喉头一缩。“我没有怪她…”

  “毫无心理准备就那样失去了孩子,她…差点就疯了,这就是为什么将近半年的时间你都找不到她,因为我让她住在南部的娘家那边静养,花了好久的时间,宜祯才慢慢恢复过来。”方太太一边拭泪,一边诉说那段日子的煎熬。

  “可是外表的伤好了,心里的自责和罪恶感却没有消失,你应该也有看到房间里的东西,她会帮孩子买衣服、买玩具,然后一个人对着婴儿说话,好像那个孩子已经生下来,活生生的躺在上头…”

  闻言,他的心就像被整个捏碎了似的。

  方太太不忍心见女儿受到这么大的折磨。“对大多数的女人来说,失去孩子比杀了她们还要痛苦。”

  “妈,那就麻烦你准备晚餐。”裴夏森眼眶红了红。“我出去陪宜祯。”说完便走出厨房了。

  整个人蜷缩在沙发上的宜祯闭着眼,像是睡着了。

  他气,弯身将她连毯都抱起来,也让她张开眼。“吵到你了?”

  “没…没有…我只是在休息。”见他坐下,让自己坐在他的大腿上,宜祯笑了笑,可是笑中多了苦楚。“孩子没事,你别担心。”

  现在对她这么好,是因为有了孩子吧…

  裴夏森抚着她的长发,嗓音有些哑了。“我没有担心,你的脸色不太好,闭上眼睛睡一下,等妈煮好饭再叫你。”

  “好。”宜祯柔顺地照他的话做。

  只要是为孩子好,她都会听,这是她欠他的。

  就这样,连着两个礼拜,裴夏森一下班就直接过来,虽然有岳母在照顾,他还是想陪在宜祯身边,尤其是见她害喜的状况比一般孕妇还要严重。

  “妈,我回来了!”见到正在收拾餐桌的岳母,便先打声招呼。“宜祯今天的情况怎么样?有好一点吗?”

  停下收拾的动作,方太太一脸忧虑。“刚刚有让她吃了一点东西,不过还是全吐了出来,我真怕她的身体受不了。”

  “我进去看看。”他放下公事包和大衣,然后提了一个小纸袋开门进房,躺在上休息的宜祯听见声音便掀开眼帘。“妈说你还是吃不下东西?”

  她气不太好,皮肤也失去了以往的光泽。“我真的很努力地想吃下去,可是…我会试试看不让它吐出来。”心里也明白再这样下去是不行的,可是偏偏控制不了想吐的冲动。

  裴夏森想到带回来的东西,便从小纸袋里倒出各种的进口柠檬糖。“公司里的几个女职员推荐我说让孕妇吃一些这种糖果,应该会比较舒服。”

  于是,她坐起身,看着他打开包装纸,凑到小嘴前,便张口含进口中,那股酸酸的味道果然让她的精神都上来了。

  “好酸!呵呵…不过很好吃,我以前都不爱吃酸的。”

  他像是已经好久都没见她笑过了。“听她们说害喜的症状大概要到三、四个月时才会慢慢消失,这段日子你就辛苦一点,想吃什么我去买给你。”

  “我不觉得辛苦,孩子让我这么难过,我反而觉得很踏实,因为这样才能让我感受到他的存在,他真的在我的肚子里一天天长大…”宜祯笑中带泪。“不像上一次,什么感觉都没有,所以才会…这点苦算不了什么,我可以忍受得了,你尽管专心上班就好。”

  裴夏森让她偎在自己前,亲着她的发顶。

  “这次我会陪着你,有什么下舒服就告诉我,想吃什么就跟我说…对了!泰国菜是酸的,你应该会吃得下才对,我现在去买几道菜回来。”

  “好。”她挤出笑靥,不想让他知道没有胃口。

  见他兴冲冲地出门了,方太太才微笑着进来。

  “妈说得没错吧,只要有了孩子,过去的就会过去了,你们可以重新来过,现在让自己多吃一点最要紧。”

  宜祯悲伤的笑了笑,抚着小肮。“只是因为有了孩子…没关系,只要孩子能够没事,其他的事我都可以不在意。”

  *********

  只不过害喜的情况还是没有好转,熬到第六周,裴夏森将她送进医院挂急诊,医生看过之后,让护士帮她吊点滴,然后开了止吐剂等等的葯。

  也因为这样,他决定把宜祯接回家。

  “你去上班,我不要紧。”宜祯才睡醒,还有点迷糊糊。

  裴夏森跟着爬上。“我已经请假了,公司还有大哥在,不会倒的。”他现在只想陪着她。

  她被他逗得扬起嘴角。“哪有人这么说?”

  “本来就是。”他亲了亲她的额头。“这里有好几个人可以轮照顾你,我也比较放心,你这次晕倒吓到我了。”

  宜祯心里内疚。“对不起,我也不知道会这样。”

  “为什么要跟我道歉?”她对待自己的态度变得小心翼翼,变得有距离。“晕倒也不是你愿意的,是我们的孩子让你这么难过,我也有责任,所以不要跟我说对不起。”

  “我…我只是怕你觉得麻烦。”宜祯怯怯的说。

  裴夏森深深地看着她,试图厘清他们之间的问题。“我怎么会嫌麻烦?你心里在想些什么?”

  “没有就好。”她不敢问他是不是为了孩子才对自己这么好。

  看来他得想办法让宜祯愿意把心里的话说出来,或许跟她成长的环境有关,就是太习惯逞强,不爱依赖,凡事总是想一个人承担。“陈妈说暍姜汤会让你比较不会恶心,我去看看煮好没有。”

  “嗯。”她痴痴地看着他出去,这个时候有多需要他,多想要他陪在身边。“现在只要等孩子平安生下来,到时他若是要分手,我也会把孩子给他,孩子跟着我万一又出事了反而不好…”她这么对自己说。

  一直到傍晚,宜祯在半睡半醒之间,耳边传来说话的声音。

  “你婶婶不太舒服,不要吵她…”裴夏森用着少有的严肃口吻说道。

  接着是稚气的男童嗓音。“我只是看看而已。还有她应该是阿姨,不是婶婶,叔叔别忘了你们已经离婚。”

  这句话让宜祯忍不住想笑。

  “不用你这小子提醒!”他没好气的回道。“我去拿点吃的东西来,你乖乖地坐着不要动。”

  接着便听到脚步声轻轻的离开主卧室。

  宜祯挂着浅笑,张开眼睛,直到看清坐在边的小男孩,果然很有教养、很有规炬的坐好。“小霆是来看我的?”

  “婶婶醒了?”他跳下椅子,专注地看着她。“叔叔说婶婶是因为肚子里有小宝宝才会不舒服,真的很不舒服吗?”

  她扬高微白的角。“你不是叫我阿姨?”

  “那是故意说给叔叔听的,谁叫叔叔做错事才会气跑婶婶。”小霆这才坦白承认自己的用意。“是不是肚子里有小宝宝,就会像婶婶这样生病?”还是习惯追究底。

  “也不一定,有的妈妈不会。”这是体质的关系。

  小霆认真的看了看她。“不知道我在我妈妈肚子里的时候,是不是也不听话,让我妈妈很不舒服?”

  “这个就要问你爸爸才知道。”原来他是想问这个。

  他沉了下。“希望她不是因为这样才不要我,那时候我才很小一点点,根本就不懂事,不能怪我。”口气倒没有太大的激动,只是单纯的阐述一件事,可是听在大人耳里却满是心疼。

  “我保证绝对不是这样,就算再不舒服,每个妈妈都会忍耐,只要宝宝健康长大就好了,相信你妈妈也是这么想。”虽然总爱装成小大人的模样,不过也才八岁,正需要妈妈在身边,想到这里,宜祯的眼泪匆地了下来。

  “婶婶又不舒服了吗?”见她哭了有点紧张。

  宜祯用力摇头,却怎么也说不出话来。

  “怎么了?”裴夏森才进门,就听到气声,便把晚餐先放在一边。“小霆,是不是你吵醒婶婶的?”

  她连忙开口。“不是他…”

  “怎么了?”他坐在沿看她。

  “没事。”宜祯藉着他的手腕坐起来,还是觉得头晕。

  裴夏森要侄子先上楼吃饭,才方便说话。“那么为什么哭?”

  她用手抹去泪。“我只是在想…等孩子生下来,你要帮他找的保母要挑有经验的,能有执照是最好,我看电视上的新闻报导有很多婴事件,所以不要随便找个外佣来带孩子…”

  “你在说什么?”裴夏森满脸疑惑。“你不想自己带孩子吗?也许刚开始没什么经验,不过家里有陈妈,她会教你。”

  “我…我不是一个好妈妈,说不定又会伤到孩子…所以还是不要自己带会比较好…”宜祯无法排除心中的恐惧。“现在宝宝在肚子里是没办法的事,我只能非常小心,等他生下来,你就把他抱走。”

  听完,裴夏森渐渐懂了,也明白了。

  “你那么爱孩子,不会故意去伤到他的。”他将她搂进怀中,又想到岳母说的话,顿时心如刀割。“我相信你。”

  “要是又不小心怎么办?”宜祯泪水又滑了下来,现在的她变得好爱哭。

  “不会的,这次我会跟你一起注意。”裴夏森心痛地抚着她的背,想着该如何弭平她的不安和惊惧。“我已经跟爸请了长假,直到你生产为止,我都会陪在你身边,保护你和孩子,所以不要怕,有我在。”

  她伸手环住他的身躯。“真的吗?你真的可以待在家里陪我?”

  “爸已经答应了。”他就是想到这点,以她的个性是不会主动开口要求什么,即使再怎么害怕也不会说出来。“你只要放轻松,努力的吃,只要吃得下去,不管是什么都好。”

  “嗯。”宜祯又哭又笑的偎着他。话说得容易,不过宜祯害喜的情况还是没有缓和,连喝个水都会吐,只能吃点柑橘类的水果。

  孩子八周大时,又送了一趟急诊,靠着打点滴来补充养分,医生开的止吐葯也没效,能做的都做了,只能忍耐。

  裴夏森看着针头就在她纤细苍白的手臂上,宁可是打在自己身上,让他替她试凄。“宝宝,你听话一点、乖一点,不要这么折磨你妈,不然爸爸这次真的要生气了。”

  连他都不要对着腹中的孩子说话,从来不知道怀孕是这么的痛苦难熬,会把人折腾掉半条命。

  听他这么说,才刚醒来的宜祯牵动下角。“宝宝很乖,你不要骂他,不然他以后不敢眼你这个爸爸亲近。”

  “他让你这么不舒服,一点都不乖。”裴夏森可不觉得。

  “不准骂我的宝宝…”她虚弱地抗议。

  “小心以后把他宠坏了。”他半开玩笑地说。

  宜祯娇瞪一眼。“什么?我还怕你把宝宝宠坏了。”

  “好吧,我们是半斤八两,谁都别说谁。”能逗她笑出来,自己看了也高兴。“有没有想吃什么?”

  才要摇头,就闻到从隔壁病飘来的排骨便当的香味,让她又一阵反胃,赶紧捣住口。“呜…呕…”

  裴夏森将她的上半身扶靠在自己身上,轻拍着背,不过没吃东西,只有一直干呕,干呕到整个人几乎虚,总算等到院方安排好了病房,才赶紧离开人来人住的急诊室,能够安静的休息。

  在医院又住了好几天,宜祯不想再待下去,于是办了出院手续。

  到了夜里,偎在他宽厚温暖的怀中,宜祯就会透过头柜上的小灯,痴痴地看着他的睡脸。

  就是因为爱他,所以不管再苦再累也要生下他的孩子,就算要用她的生命来换也无所谓。

  原来爱会让人既坚强又脆弱…

  其实她已经对自己没了信心,真的好想开口问他,对她这么好是不是只为了陔子?要是换作以前,宜祯绝对会唾弃这样的自己,如今种种的不确定让她像是走在钢索上,随时有可能掉下来…

  “怎么不睡?”裴夏森也不敢睡太沉,就怕她半夜不舒服可以马上知道。“想上洗手间吗?我抱你去…”说着便要起来,因为现在的她连靠自己的双脚走路都没有力气。

  宜祯轻摇螓首。“我没有要去,你睡没关系,前几天住在医院,你也都没睡好,这样很辛苦的。”他坚持要留在医院照顾她,任凭她怎么说就是不走。

  “我一点都不觉得辛苦,照顾你和孩子是我的责任。”他把贴在她的额头上,把瘦了好多的娇躯搂紧,宽厚的掌心轻轻的护在她的小肮上。“我现在只担心你的身体,希望过了三个月后会让你不要再这么难受。”

  “不管怎么难受,我都会坚持到最后,一定会把孩子生下来。”宜祯用指腹轻触着他的脸庞,又不敢连太久。“快点闭上眼睛睡觉。”

  “你也一样。”他亲吻了下她的手心。

  “嗯。”见他睡着了,宜祯想再多看他一会儿,从认识到结婚,甚至离婚后又再见面的这段日子,都是他在付出,不断地宠她、疼她,她下是感受下到,只是不像他这么勇于表达自己的感情,现在有了孩子,能将他平安的生下,也算是回报。

  这么想,心情便定下一半。

  在严重害喜的状况下,孩子迈入第十一周,听到医生说孩子很健康,活动力也很好,还照了超音波,她觉得吃再多的苦都值得。

  “呜…呕…”

  在外头听到声音,裴夏森冲进主卧室。“宜祯,又不舒服了吗?”

  宜祯不停的着泪,只能摇头,全身瘫软到说不出话来。

  “我该怎么做才能让你舒服一点?”他只能心疼,却帮不上忙。“我们再去医院,让医生打个针…”

  她知道现在连打针都没用,又继续吐,吐到都出现血丝,这次裴夏森二话不说便再将她送急诊。

  幸好马上有病房,于是又办了住院手续。

  医生到病历里看诊过后,便请他到诊间去一趟。

  “医生找我来是…”就算是公司出现危机,或是再恶劣的情况,都比不上裴夏森此刻恐慌忐忑的心境。

  身为一个妇产科医生,加上现在的人都生得少,若非万不得已,是绝对不会这么说的。“裴先生,病人害喜的情况真的很严重,再这样下去,病人的生命也会有危险。”

  听了,裴夏森的脸色也白了。“那么医生有什么建议?”

  “目前只能‘终止怀孕””医生放下手上的病历,语气凝重地说。

  裴夏森放在膝上的手掌顿时握紧。“意思就是…要拿掉孩子?”

  “对,否则再这样下去,病人和胎儿都有可能会撑不下去。”如今只能这样安慰。“或许下一胎情况会好一点,目前也只能这么做。”

  他口发紧,几乎快无法气。“真的没有别的办法?”

  “身为一个医生,我也希望孩子能平安地来到这个世界。”就算医术再高明,也有像现在这样使不上力的时候。

  紧闭了下眼,裴夏森眼眶红了。“等我们讨论过后再决定。”这么残忍的决定,要他怎么跟宜祯开口?何况连自己都无法接受,他用手捣着双眼,不让泪水下来。

  要他亲口结束孩子的生命,他真的办不到,可是更不想因为这样失去宜祯…

  谁能告诉他怎么做?

  步履沉重的回到病房内,就见宜祯躺在病上,右手的手臂上又吊着点滴,左手则是拿着孩子的超音波照片,将它贴在心口上,像是想藉此得到勇气,这一幕让他的泪水快要崩溃了。

  “夏森…”听见有人开门,宜祯掀开眼皮,然后对他绽出苍白的笑靥。“你去哪里了?”

  裴夏森慢慢地定到病边,然后坐在沿。“医生找我过去谈点事…”

  “谈什么?是不是孩子有什么问题?”她只担心孩子不健康。

  他咽下喉中的硬块,气。“宜祯,你听我说…孩子没事,真的。可是医生说…他说…说你的身体状况很不好,再这样下去连你都会有危险,所以希望我们拿掉孩子。”

  “拿掉孩子?”宜祯怔怔的重复。“不是说孩子很正常很健康吗?”

  “对,孩子很好,只是你的身体会撑不住…”他抚着她困惑不解的小睑,像是还不明白。“要是再这样下去,你说不定会…会…”

  宜祯看着他好半晌,然后作势要拔掉右手手臂上的针头。

  “你在做什么?”裴夏森焦急地制止。

  她推开他伸来的手。“我要回家…我不要住在医院…”就是为了孩子,才甘愿吃苦,孩子没了,一切就没有意义。

  “宜祯…”他知道她绝对不会答应的。

  “谁都别想碰我的宝宝!你怎么可以这样,他是你的孩子…”宜祯抡起粉拳想要打他,却一点力气也没有。

  裴夏森张臂抱紧她,也哽咽了。

  “如果不是那么危急,我也不愿意这么做,孩子我们可以再有,可是你要是有个什么…”

  “那我宁愿跟孩子一起死,我不想再失去孩子了…”那种痛一次就够了,要再一次,那她愿意用性命来换。

  他从喉中逸出嘶哑的哭声,再也压抑不住。“宝贝,你真的那么无情,真的可以丢下我…”

  “你叫我什么?”宜祯啜泣声停顿了下。

  捧起她泪痕斑斑的小脸,他亲着她的眉、眼。“当然是宝贝,我不是都这么叫你的吗?”

  宜祯倏地哭得好大声,哭到全身颤抖。“我以为…我以为再也听不到你这么叫我了…”自从那天说出秘密之后,她就感的察觉到他不再这么叫了,所以才会认为他已经不爱她。

  “你在说什么?你当然是我的宝贝,这辈子都是…”他不懂她怎么会这么以为。“除了你,我不会再这么叫别的女人…我爱你,宝贝。”

  “你不生我的气了吗?”她哭得泣不成声。

  “为什么要生你的气?”

  “孩子的事…我没有告诉你…”宜祯靠在他的口,哭到不停噎。

  裴夏森停顿几秒,缓和着紊乱激动的情绪。“我还是生气,气你不该隐瞒这么久,应该早点让我知道,我可以陪你一起为失去的孩子掉眼泪,可是我不会因为这样就不爱你…”“你真的爱我?不是因为有了这个孩子?”她终于问出口。

  他皱了皱眉头。“你怎么会有这种奇怪的想法?”

  “那一天你生气…我知道自己是很自私,没有把孩子的事告诉你,你会那么生气也是应该的。我以为…我们这次真的结束了,你再也不会要我了…要不是知道我有了孩子,你大概拿了衣服就会离开…”宜祯想要问清楚,不想再这样胡思想下去。

  听完,裴夏森真不知道该怎么说,原来他们之间还有这层误会,或许是因为对彼此的信赖度不够,才会让她没有安全感。

  “宝贝,我再怎么生气也不会不要你…”他心疼的亲着她不再红润的小嘴,就因为她为害喜所苦,所以总是克制着不敢碰她。“我说你自私没有别的意思,不是指你跟那些童家人一样,而是你要学着把心里的事说出来。”

  “那天我回去是想跟你再谈一谈,我要你发誓,从今以后不准再有什么秘密,不管是好是坏,都不要一个人承受,要懂得说出来和我分享、让我分担,不要再这么逞强了。”

  “真的吗?你真的爱我?”宜祯又哭又笑。

  “宝贝,我爱你,从现在开始,我每天都会跟你说一百遍。”裴夏森一遍又一遍的说着,让她泪水掉得更多。

  她哭着、笑着,觉得心头上所有的疑虑和不安都消失了,因为他是爱她的。

  “但是…我还是不会拿掉孩子…”许久之后,宜祯偎在他口,呜咽地说:“孩子没有问题,他那么好,我们没有理由不要他…”

  “可是…”裴夏森红润着眼眶。

  “我可以撑过去的…”为母则强,为了孩子,当妈妈的是不容易被打倒的。“我一定可以的,好不好?我们留不他好不好?”

  他默默的淌着泪,只能点头。这次一定可以的!宜祯觉得自己勇气百倍,谁也打不倒。 wWw.hUdUXS.cOM
上一章   地下好情夫   下一章 ( → )
地下好情夫免费阅读全文完整版小说均来自书友上传或互联网,弧度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梅贝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梅贝儿并阅读。弧度小说网致力最快速更新地下好情夫的完整版小说,用心做最好的小说精校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