弧度小说网提供任郎宰割免费阅读全文
弧度小说网
弧度小说网 同人小说 都市小说 短篇文学 官场小说 重生小说 穿越小说 历史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竞技小说 架空小说 科幻小说
小说阅读榜 武侠小说 玄幻小说 综合其它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网游小说 言情小说 经典名著 军事小说 推理小说 校园小说 总裁小说
全本的小说 极品人生 塾女情缘 重返乐园 离异塾母 人凄哀羞 姐姐庇股 远方来客 乱禸辣伦 夏日回归 乡村活寡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弧度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任郎宰割  作者:倌琯 书号:17357  时间:2017/5/25  字数:7950 
上一章   ‮章一第‬    下一章 ( → )
月黑风高。

  是个杀人的大好时机。

  该死!那几个自比为黑道佼佼者的家伙,还真的是想要他这一条命呵!不过不是他看不起对方的烂身手,实在是…他们人手一耶!居然仍在他身后苦苦追赶,简直丢尽黑帮的颜面。

  越太子的下属之中若有这等不济的三脚猫,恐怕早被越太子一毙了,死得干脆。

  段夜涯撇撇,冷冷地俊笑,他的宝贵时间可不想浪费在一群笨蛋上,所以他决定摆黏皮糖。

  东转西转,他转进犹如宫的重划区——

  青松草药蒸气屋!

  他眯眼,所谓最危险的地方即是最安全的地方。

  颀长的身形一个翻跃,他从后门“光明正大”的进入这间蒸气屋。

  随意的行走,他挑选了一间最里头的小房,拿出段氏专利的万用细针,轻轻地一拨,门锁就开了。他预备来个药草浴。小房里分隔成两小间,外房是淋浴冲澡,里房应该就是这标榜的什么鬼药草的蒸气。“累。”和一群笨蛋追赶跑跳的确是件累人的事。

  甩甩及肩的直发,他吹着口哨,推开烟雾弥漫的木门…

  白茫茫的蒸气当中他似乎看见了什么!

  眨了下俊眸,他笑了,笑得神采飞扬。

  “聊斋鬼?”可惜他不怕鬼,而且最喜欢鬼了。

  一个全身赤的美人儿就在眼前,伸手即可一抱呵!难得的是,这个恍遭电击的美人儿的玲珑曲线,足以令所有的男人鼻血。“啊…”反应慢了三拍的受惊美人似乎将要放声尖叫。

  电光火石之间,他以封缄住她颤动的檀口。

  他不是故意的!他原是想要以手阻止她的喊叫。

  老天!她的怎么如此软,恁地甜蜜可口啊?

  吻过不下一百个女人的他竟然有半晌的怔呆。他不能放开她,除非他是白痴。

  一手扣住她的螓首,一手搂住她的小蛮,他加深了这个意外的吻。

  显然可见,她被吓坏了,正以小红帽般的楚楚眸光瞅着他,使他心上一拧。这美人儿八成是初尝亲嘴的滋味…

  阅人无数的他绝不可能错看!“别慌。”他在她嘴里呵气,心想,应该绵温柔的吻好,或是来个狂猛野霸的世纪悍吻就在他忖思的当口,他已经攫获住她的香甜舌尖,不容反抗的与之纠不休。而她像只遭受蹂躏的可怜小羔羊,瞠大水眸愣瞪着他的星目剑眉。

  他对她眨眨眼,笑意灼灼。

  既羞又窘的她慌乱得无措至极…

  他轻斥“闭上眼睛!”这小羔羊一点儿陶醉恋的样子也没,太伤他的男自尊了,怎么说他都是众女子们争相追逐的瑰宝哩,雌动物无一不臣服在他厉害的吻功之下。怀中僵直的女躯体使他起了征服的望,为了挽回他的信心,他开始“攻击”她的每一寸柔软。“嗯你…”她想挣扎,可是身体仿佛失去力气似的只能依附在他身上。她几乎是整个人都攀挂着他了。

  乖。他在心里赞叹一声。

  感受到她的顺从,他窜人的热舌舍不得与她的丁香小舌分离片刻。

  此刻他们仿佛是一对爱得你死我也不独活的坚贞恋侣…

  噢喔!他多想把这小人儿人他的血躯体。

  “我…你你…”别、别这样!她的头好晕。

  段夜涯满意的听她的娇低呻,世界上最美妙的声音啊!光是这轻抑难耐的急声就足够让男人疯狂了。A片女王也无法媲美哩!他真的要疯狂了!绝不亏待自己的渴的他探出热舌,转移阵地的来到她的颈肩处啃她的双手圈拢着他的身背,惟恐自己无力支持住烧烫的热切身子。

  热切?她热切个什么呢?她懵然的往后微仰。

  “砰!”一声巨响突地响起。

  他皱眉,俊眸里深沉得不见底。

  “啊!开啊!”“有人开、开哪!”此起彼落的尖呼高喊声几乎要震破蒸气屋。

  然后是一阵又一阵的跑步声和咒骂声“妈的!谁叫你开来着?这下好了,惊动了人,要是报警…”

  “老大,我们快逃吧,我们可是有案底的。”

  “便宜了段某人了!”

  跑步声渐行渐远,房外仍是口耳相接的吵嚷声。

  他用力的搂了搂怀中的小人儿,低低笑着。

  那些比猪还要呆三级的笨黑道呵!

  “放、放开我好不好?”她好难呼吸喔。

  小羔羊说话了?他挑起眉,依她请求的放开对她的箝制,而且退后两步,含笑睇着她。烟雾之中,光的她多了一抹飘逸出尘的气韵,楚楚动人的拨着男人的感官。他的眼神往下,笑意更浓地恣意打量眼前毫无遮蔽的她。

  “啊…”总算回过神的她吓得连忙冲出蒸气小房。

  见状,段夜涯的漂亮浓眉打上折痕,天知道此时此刻的他多么的痛苦…他想要她!他的四肢百骸迅速地窜着强大的热渴狂。

  深深、深深地上一口大气,再大大地吐出,他几乎要憎厌现下的自己了。

  怎么搞的,堂堂的段太子竟然成了急鬼!不就只是一个吻嘛,从他四岁开始,他就已经尝了嘴对嘴的封吻,十二岁那一年,他的法国式深吻更是名满校园。他的吻是用来蛊惑异的,没道理自己投降才对。

  缓步踏出蒸气房,穿妥衣裙的她正旋转外房的门把,他无聊地倚在门边,轻佻地笑言“被欺凌的小媳妇?”

  怎有这样可恶的人!她狠狠的一瞪,羞怒的红晕飘上腮颊。

  她想反击,可是一对上他电力十足的深眸,她竟是骂不出口;赶紧回避他的视线,她落荒而逃。

  有趣极了!段夜涯摸了下俊眉。

  lyt99  lyt99  lyt99

  “灌浆!”工头江俊南大喊。

  “挡土墙牢靠吗?”工程的负责人间。

  出黄牙,江俊南笑着“好了!我们有一个天才中的天才做我们的小工哩。”

  “姓段的那个小白脸?真搞不懂他干什么纡尊降贵的到工地来做活!”微薄工资可能连段家的司机都还比不上。

  嘿嘿干笑的江俊南只有拼命地爬抓头发,目送负责人自言自语地离开工地。

  他知道那个大天才念的是啥牛的优秀学校啦,也知道大天才那张漂亮的面孔男女皆爱,但是这又怎么样?还是他江某人的小工嘛!“段夜涯!小妞找你哟。”工地外的欧巴桑调侃地笑一气。

  又是美眉辣女!江俊南好奇地也转头一看,吃醋的撇撇厚。同样是男人,就是不同待遇啊!他瞪着高挑瘦的段夜涯从工地里头走出来,没好气地低吼“喂!别讲太多废话,还不到下工时间。”女人就是肤浅,专爱白马王子型的男人,一点儿也不懂得欣赏像他这一款的犷猛男,啧。

  段夜涯好笑地拍拍他赤的上身“我顺便带几瓶五加皮回来。”

  上道。“还要养乐多。”

  “是,工头。”只长肌,不长智力的愣人。

  段夜涯往工地外走去,忖想,忍耐不住相思找他的是或是云儿?还是那个大脯的写真少女…

  答案都不是。此刻杵在大卡车旁等他的是他最不想看见的大美人,瞪羚!“决定来追求我了吗?”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狠女人。

  瞪羚一笑“我是来讨债的。”

  冷嗤了声,段夜涯就地坐下,反正他的牛仔上尽是脏污一片,无畏泥巴块。说起这瞪羚,和他一样是牛津的同侪。台面上的她是科技新宠,标准的粉领上班族,可暗地里则是负责提供组织情报的小间谍和收集一特殊器材的个体户。这也就是之所以她看到他总是以“讨债”为开场白,多煞风景。

  “瞪羚小姐,很抱歉。”够客气了吧?“抱歉?”她凝眉,有如忧郁的西施。

  他摊一摊双手,一副爱莫能助的神色“这笔债先记着吧,我会附加‘利息’的。”“段、太、子!”

  哟哟!磨牙了哩。“美人含怒,仍是不减光。别气、别气,你已经二十八岁了,气多了衰老得太快可是糟糕的事。”“不劳你费心,我大可以打个毒杆菌或是动动雷手术。”美丽依旧。“不,建议你弄个激光,青春永驻。”他非常认真地为她计量哩!瞪羚又想咬牙了!这种吊儿郎当的小白脸竟有深不可测的发明天才,真是世界第一奇迹。

  罪过罪过,丽质天生的大美人若是被他气丑了,他可真是不可饶恕喔!“告诉你的越太子,我不是不顾兄弟情,只是我正忙着我的‘珍妮佛’。”因为“杰克”已经送给黑太子,他必须再创造更顶尖的未来车才对得起自己。“越太子已经把那个混混解决了。”她忽地抿笑说。

  “昨晚和我玩捉藏的笨蛋?”

  “自己小心一点,红派的人已经打起你这金公的主意。”

  “金公?你侮辱我!备婺慊侔你/ gt

  磨牙声没了,换上嘶笑声。“你的发明对他们而言是一个又一个的金鸡蛋。”实至名归,是赞美才对。“我又成了抢手货?”这该是可喜可贺的事吗?“相较于你的女人缘还比不上一二。”不可否认的,段夜涯的遗传基因肯定优秀卓绝。难道长得太帅也是一种原罪?“潜天的手下把那些笨蛋毙了?”太血腥了吧!“断手筋而已。”瞪羚淡淡地答道。

  “看来他这黑道教父快要升级成黑道教宗了。”友不慎。

  他和黑也焰以及越潜天同是牛津出来的,由于年龄相当,且家世显赫得不相上下,再加上英俊太过的外表和笃实真挚的结拜金兰谊,外人便对他们贯上“太子帮”的封号。

  为首的大太子黑也焰享誉赌城,是大亨中的大亨!人在家中坐,进万斗金。

  排行第二的越潜天是个八国联军的大混血,出生于欧洲黑帮的他大概没有一天不看到鲜红的人血。

  至于段夜涯他呢,表面上是建筑工一个,可实际上他富有得可怕。

  最让他引以为豪的不是他的身价上千亿,而是莺莺燕燕们不因为他的“穷”而失了热情,相反的,她们反倒愿意为他做牛做马,无所怨怼。

  只要他点个头,某个富婆的人幕之宾非他莫属,众多吃软饭的帅哥帅弟只有一边凉快的份。

  可惜的是落花有意、水无情,盼他施舍怜爱恐怕望穿秋水也等不到。

  “顺道告诉你一声,你的公司的人头总裁换成本姑娘了。”冰霜满布的晚娘脸在讲到此事时,总算灿烂笑开。

  妈的!“越某人‘出卖’我!”去他的兄弟情深!没义气。

  “是哪个‘某人’强迫越太子和黑太子‘必须’贡献大名做人头总裁的呢?”不费吹灰之力得到一个总裁尊荣,她不会傻得抗议。“再告诉你一件‘秘密’…”原本想要吊吊他的胃口,但是腕上手表的微电脑讯号已起,她只得匆匆撂下话——“白蚁现在负责黑太子所命令的大批跨国军火,狸猫和我将要干卧底去,薮猫则是失踪多,大概是为爱疯狂了。所以你要当心鬣狗寻你晦气。”“如果我死在鬣狗手上,我便是该死的没用!”即使鬣狗是恶帮的头头。

  “保重了,太子爷。”瞪羚扬手挥别,她这个任务可是艰险万分,希望尚有相会之期。“彼此珍重。”虽然不怎么对盘啦!“可别成为尸体被抬回T省啊!”她翻个白眼,没好气地一哼“我的鬼魂会跑到你梦中诅咒你的…”如果她死了的话。莫名其妙!他竟然“不由自主”的走人青松草药蒸气屋里!“发了啊?段太子!”他暗骂自己,然而‮腿双‬自有意识…

  怪谁?只能责怪那个小女人的神态太使人动心了,而他偏偏又是喜欢醉卧美人膝的男子。

  “您好。第一次来吗?”柜台小姐目不转睛的舍不得移开视线,好俊的小伙子哪。

  “算是吧。”上一回是偷潜人屋的,没有消费半

  不过他实在是忍俊不住,她的开场问候语仿佛他是第一次光临的…嫖客。

  “这、这边请…”天啊!她原本以为只有大美女可以一笑倾城,但眼前这个有美人尖、中分长发的帅哥的笑容…

  噢!让她死了吧!“小湘,巾消毒好了没?”一声软软甜甜的嗓音在他们身后响起。

  “呃,老板娘!”她忙不迭地回头“我这就去忙!”

  “嗯。”奇怪,小湘的脸颊怎么这么红呢,发高烧吗?“嗨!想不想念我?”原以为她是顾客呢,没想到她竟是老板娘。

  “你你怎么、怎么又来了!”她连忙抚按左,加速的心悸叫她难受。

  是他!她绝不会错认这一张面容…尤其是那双深深沉沉、幽黑地闪出灼芒的丹凤眼!

  他就是前几天闯入她的蒸气室里,轻薄她的男人!

  “来!”他擒握住她的皓腕,就近找一间空无一人的蒸气室进入。

  “你、你又要做什么!我的员工和客人都看见你的野蛮了…”

  “想不想念我的吻?”他将她到角落,高的身形圈围住她。

  “你…”可

  “小美人,我想念你的滋味。”虽然尝过几百张粉红檀口,然而他这一句话只对她说过。

  “别、别来!”她偏过头。

  “吻你就是来?”他低低地笑,骤然升起一股怜疼的陌生情绪,他真的想吻她。

  咬着下,她慌乱得不知该怎么办。这恶男夺去她的初吻还不够吗?他到底要怎样!

  “芳名?”

  “哼!”理他呢!

  不说?那么我只好…”俯下气的‮情调‬面容,他作势吻她…

  唉,她怎么两眼泪汪汪的像是个受小妇人?

  他段夜涯可是出了名的温柔多情,舍不得佳人伤心。

  “多大了?二十?十八?这蒸气屋至少耗资三百万吧,是你家人的投资?”她的泪雾使他揪心,所以只好肓不及心的随口聊聊,好止住她的珍珠泪。

  然而他万万料想不到接下来她的嘴巴里竟然吐出这一句话——

  “青松是我的丈夫出资的。”

  “丈夫”他的心跳加快。

  “对。”这恶男为什么死瞪着她,好像她和他结滤奘涝┏穑浚?/ gt

  “你结婚了?”

  “嗯。”青天霹雳!“你竟然结婚了!是个有夫之妇!”

  她猛一凛,恐惧爬上心底。“你怎、怎…”

  怎么了呀,他的表情好像要掐死她?

  你怎么可以嫁人!他握住双拳,往墙上使力一抛。

  “你…”她的身体软了下去,跌坐于地。

  这个疯子!他一定是疯子!只有疯子才会神经兮兮的捶墙…他的指关节正渗出血丝来,可见力道多么强劲了。大厅里的人都昏不醒了吗?为什么没有人来救救她呢?调整好呼吸,段夜涯摆着臭脸“欠你一个感谢!到多尼尔俱乐部找经理吧!他会开一张支票给你。”她茫惑“我没有帮过你的忙呀!”基本上,他根本就是个陌生人。

  “哼。”依然是一副想宰了她的神情,他转身离去。

  柴沧依无力站起,她真的被他弄得七荤八素。

  二十二年,人生中的第一个吻竟是被一个漂亮的疯子窃取!

  lyt99  lyt99  lyt99

  气炸了心肺!那个小女人竟是罗敷有夫!她闲着没事不会吃喝玩乐去,玩什么结婚的游戏!段夜涯气得差些血,心口那一股的酸醋味叫他不舒服极了。

  再想到,他干啥气成这样?柴沧依是单身或是有了配偶干他事!但是…Shit!“他仍是气啊!窒息的难受感前所未有。

  “夜!”十分兴奋的尖嗓响起。

  拧紧眉峰,他回眸,原来是当红的人体模特儿莉悠。

  二十一寸的纤纤细立时贴向他的身侧,莉悠开心极了。

  “人家找你好久了。”思夜盼哪,虽然她花名在外,但是惟有段夜涯能够拨得起她的心。

  距离上一次的已经六十七天了,她好怀念他的挑逗技巧和勇猛狂烈的强劲精力。

  段夜涯似笑非笑地凝睇着味十足的她,不太正经地‮情调‬讽笑“找我有何贵干?”

  “哎呀!你坏!”她最喜欢他的魅惑气息了“难道你一点点儿想念我也没有吗?人家的心会碎掉耶!”

  极尽卖弄自己的媚态,她为的不就是想再一次重温那一份天旋地转的飘飘然。她以傲人的柔软上围拼命往他身上挤,希冀能勾起他的望。

  见她的饥渴状,他戏笑“想要来个搏战吗?”该不该警告这妞儿,小心过个三五年那一对肥颤颤的大可能下垂到际?

  莉悠大喜,假意撒娇着“别这么讲人家嘛,什么搏战,羞死人了。”

  “比较正确。”他蓦地正经起来。

  “大马路上不要讨论这问题啦。”直接做不才是上策吗?

  天色已经昏暗,被他电得成了花痴首领的莉悠猴急的挽住他的手臂,飞快的走向她的金房车。

  虽然初次邂逅时,他告诉她他是个工字难出头的工人,可一向眼高于顶,喜爱权与钱的她,仍是难敌他的美男极,所以她破例的甘愿成为他的工具,并且乐在其中,享受着他天生的驾驭王风。

  其实只要他首肯,她还愿意砸钱给他,当他的金主哩!只求他多给一些些的柔情,多施舍一分慰藉。

  白色的单凌乱不堪,男女大战的情气息浓烈非常。

  莉悠气吁吁“夜,你今天好热情,好厉害。”她几乎要虚了。

  段夜涯佞笑一抹“你不爱吗?”

  “讨厌。”怎么不爱?她简直爱死了!贵族气息的他爆发力惊人,凡女难挡。

  他的手又动了起来,她不轻逸声,满眼的狂野神色。

  噢!他又要和她再来一次吗?

  “夜——我们——已经”究竟是由于精力旺盛,或是他太恋她的妖娆体?

  他的丹风眼闪过一丝玩味的冷芒,倏地封住她的红

  她不一讶,因为他根本从来不碰她的嘴啊!

  但是她无暇细想个中原由,很快的融入其中,晕醉不已。他太了!吻功一等一。

  舌与舌的亲密绕叫她情不自的扭动身躯,她不能自拔的深深爱恋上他。

  段夜涯的眼神却是更冷,怎么搞的,他竟然觉得食之无味,这张娇滴的嘴丝毫不出他心湖的涟漪。

  他的脑海里,他的男荷尔蒙一律喊着同一个渴念——

  那个有夫之妇的羞颤檀口!老天,他被下了符咒是不?妈的!段夜涯突地离开她,径自往淋浴间走去。

  天知道他全身上下的细胞无一不愤怒!该死的!该死的柴沧依!竟敢不费吹灰之力的左右他的心绪和…

  “夜…”莉悠突觉空虚与足混乱错的感受。

  她想要拥有段夜涯!他是她全部的世界。

  或许她应该更加努力的和公子哥儿们上,等到她成为富婆之后,段夜涯就是她的专属晶了。他是男人中的男人,是惟一的绝啊! WWw.HUdUXS.cOM
上一章   任郎宰割   下一章 ( → )
任郎宰割免费阅读全文完整版小说均来自书友上传或互联网,弧度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倌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倌琯并阅读。弧度小说网致力最快速更新任郎宰割的完整版小说,用心做最好的小说精校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