弧度小说网提供任郎宰割免费阅读全文
弧度小说网
弧度小说网 同人小说 都市小说 短篇文学 官场小说 重生小说 穿越小说 历史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竞技小说 架空小说 科幻小说
小说阅读榜 武侠小说 玄幻小说 综合其它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网游小说 言情小说 经典名著 军事小说 推理小说 校园小说 总裁小说
全本的小说 极品人生 塾女情缘 重返乐园 离异塾母 人凄哀羞 姐姐庇股 远方来客 乱禸辣伦 夏日回归 乡村活寡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弧度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任郎宰割  作者:倌琯 书号:17357  时间:2017/5/25  字数:9974 
上一章   ‮章九第‬    下一章 ( → )
手术室的灯号已经亮了八个小时,顶尖的脑科权威全部聚集,为着这千分之一的生命机会努力不懈。

  手术室外的何月弯几度瘫晕在丈夫的臂膀中,她的泪水像是不完似的奔了整整八个小时。

  柴沧依仍然注着点滴,由常藤贵负责搀扶住她随时可能晕厥的身体。

  灯号骤地熄灭,所有的人都提吊着心等待医师的宣判。

  段又续勉强冷静地对着走出的人开口,”王医师,手术的成败如何?”

  将口罩和头巾取下,一头银灰色发的王士看起来疲倦至极,他浅笑了下,环视着众人。“段少爷还没有娶生子,所以他活了下来。”

  “谢、谢…”段又续不眼眶一红。

  “但是,”王士咽了咽口水,对着相多年的好友拍拍肩膀“你们必须要有心理准备…”“涯儿他…”何月弯双眼一花,无力地倚靠着丈夫。

  众人屏息噤声,等待真正的残酷宜判。

  “那一颗子弹伤到了他下视丘的神经,短期内他恐怕看不见。”

  “我家少爷的眼睛瞎了”常藤贵的老脸已是纵横错的泪水。

  王士忙不迭地解释“只是暂时的视力受损,过一阵子就可以恢复,差了那么半寸。”“谢天谢地。”常藤贵双手合掌。

  “不过不能大意,必须细心调养,否则他未来可能会有严重的偏头痛和视力消退。”

  “好的、好的!”常藤贵迭声答道。

  何月弯哭倒在丈夫怀中,她不停地重复说着“幸好涯儿平安,否则我会伤心死…”柴沧依擦擦眼睛,努力的想退泪滴。感激上帝,把他还给她!她好爱、好爱他…

  段夜涯待在加护病房好些天以后,才转送到一般病房。

  说是一般啦,事实上是豪华总统级的宽敞病房,索价不菲。

  “小沧儿,过来抱抱。”躺在上动弹不得的他不满的“命令”道。

  正削着苹果的柴沧依像个乖顺媳妇似的,立即“送上”她的软玉温香给他抱一抱。“吃苹果。”她递过去一片,可他不但不伸手接过去就算了,还摇头甩掉。“苹果掉下去了。”她咕哝。

  “我想吃的是你!”去他的苹果。

  “可是那是我辛苦削好的…”

  他忽然轻哎一声,吓得她骇慌不已,忙问:“是不是眼睛发疼了?我去请王医师…”“亲一个。”

  慌乱中的她听话地吻印了下他的嘴,这瞬间,她才意识到自己被他耍了。

  “你欺负我,你的眼睛根本没有发疼!”哼,虽然看不见他的眼神,可是他那一抹得意的笑容分明就是有诈!双眼绑上绷带的段夜涯理直气也壮地笑得更深“吻你是我的权利。”

  “说…”幸好他瞧不见她的脸红。

  这几天她二十四小时的随侍在他身侧,简而言之就是她从来没有踏出房门口一步,虽然是他的“要胁”啦,可是她也愿意当个女佣般照护他。可是她根本没有机会睡到病榻旁的小

  因为他不允许!他好霸道的非要她和他挤一张病榻不可。

  房门口响起两声敲门声,她轻捶他一下,挣脱狼臂后赶忙跑去开门。

  “小依。”

  “伯母。”她笑开,接过何月弯手中的保温盒。

  何月弯慈爱地笑着“今天的菜是白酒蛤蜊面,可是大厨子新研究的口味,外头吃不到的喔。”

  “天气太热,你让常管家拿过来就好了。”她十分地不好意思。

  段夜涯冷冷地讥刺一笑“母亲大人是想要乘机来看看我这宝贝儿子。”

  何月弯讪讪的说:“人家又不会要当电灯泡…”心虚得很呢。

  “餐盒拿过来了,你可以请回了吧。”他正意用实际行动来表示他对小沧儿的爱,被打断了他很不

  “段夜涯,你怎么可以这样赶你妈咪!”

  “噢!小依!”何月弯感动得几乎快要泪如泉涌。“你真是水晶似的女孩,难怪我这么疼爱你。”

  段夜涯的左眉一挑,看来她们这一对准婆媳十分的投缘。

  然后他的耳朵开始忍受两个女人仿佛是十八相送似地哭哭啼啼…

  “伯母回去了。”柴沧依送走何月弯后,走回他的病旁边。

  终于!他闷吭一气,伸手拥揽近在咫尺的娇躯玉香。

  他腻在她的颈间“你的味道真好闻。”

  忍不住地轻笑,她的双手环抱上他的背。

  “你好像是撒娇的小孩子喔!”

  “爱死我了,对不对?”

  “自大狂。”

  “小沧…”

  “砰”地一声,病房门口让人一腿踢开,柴沧依惊跳起来,再一次离开他的温存怀抱。

  “白蚁先生,你好。”真羞!让人瞧见她和段夜涯的亲热模样。

  “段太子,兄弟我特别来探望你这个差一些就完蛋的…”

  段夜涯狠狠的怒吼“以为我的病房是你的狂兽窟?来去自如!”欠揍!

  白蚁放下一篮哈密瓜,声的笑着“是不是必须预约啊!”“哼!”即使看不见白蚁的表情,但是他用膝盖想也知道白蚁的死样子多么该打!

  “火气大成这般!是不是求不满啊!但是你伤的是眼睛,可不是男雄风…

  听说柴小姐已经以继夜、不眠不休地照顾你了,难道你没对她‘惜惜’?”

  混账!段夜涯丢了一颗枕头过去。“听说?你的听说也未免太离谱了。”自动降格的军火头子!

  “我的听说还有一件你会感到兴趣的事。”

  “有快放!”

  的确是求不满的症状。“柴小姐,请你帮忙买个烟好吗?”

  “好。”柴沧依依言走出病房。

  段夜涯的嘴角上似乎挂着无形的刀剑。“你的听说最好值得一听。”竟敢差遣他的女人!

  小气鬼,喝凉水。“知道哪一号人物想要你在人间蒸发吗?”

  “说!”

  “顾天佑、李霸文他们那一伙‘老人’。”

  “买凶杀我的是那些老贼?”呵,他尚未宝剑出鞘,他们便已经沉不住气地先下手出招了。

  “顾天佑和红派堂口的关系良好,这次在暗处杀你的便是红派的头号杀手。”

  “你处理好了?”

  “这个处理应该由你决定,毕竟你是受害者。”

  “江湖规矩如何?”

  “断去手筋和脚筋,或者直接送他心脏一颗子弹。不过,杀手杀人是他的天职,毫无恩怨的情况下,通常不予以处理。”

  “如果他伤了小沧儿一丝一毫,我绝对让他陪葬!不过以血祭血总是不太好,算了。但是那批老贼绝对不能轻饶。”

  “没错,所谓有一就有二,而你并不是九命怪猫。”

  “子弹打不死的只有越潜天。”

  “需不需要兄弟我为你效劳?”

  “段氏容不下吃黑钱、搞恶势力的老家伙!”

  那些董事应该尝尝苦头,让出权霸几十年的位子。

  “交给连月雨去清理吧!免得侮辱我的能力。”小小角色哪有荣幸让他白蚁亲自出马。

  “我家的老爷子知道他的老友的不是吗?”

  “他非常的震怒,也已决定把整顿的权利全部移交给你这个主席儿子。”

  “哼!他只要抱着段夫人甜言语就足了!”累死、害死儿子也在所不惜。

  足步声渐近,段夜涯挥了挥手,重轻友地道:“小沧儿回来了,带着你的香烟走吧!医院的灯光已经够亮了。”

  白蚁右边俊脸十分难看地动肌。斓夭蝗剩?斓牢扌泥福?/ gt

  十天之后,王医师为段夜涯拆掉眼睛上的绷带纱巾。

  众人屏息以待。

  “可以张开眼睛了,慢慢的。”

  依照王医师的指示,段夜涯轻缓地微撑眼皮,半晌,他才试图将视线聚焦。

  何月弯紧张地忙问:“看得见妈咪吗?看得见你老爸…”

  “小沧儿!”

  站在尾的柴沧依立刻站到他面前,慌乱难安。

  “你看得见我吗?”

  蹙了蹙眉头,他微笑一勾“不太清楚,但是看得见。放心,你不会有一个瞎眼丈夫的。”

  “上帝!”她好感恩。一时动情,她冲奔进他张开的膀子,依偎恋恋。

  何月弯把头倚靠在段又续的肩上,泪涕四“我们的宝贝儿子总算平安了。”

  轻抚爱的背脊,段又续也不哽咽“心里的大石头可以搬走了。”

  “老公…”酥麻人心的娇软声调因为哭泣而显得更加楚楚堪怜。

  段夜涯突觉头疼“父亲大人,可以麻烦你将你的老婆带回家休息吗?”他的眼睛才刚好,可不想看见太过麻的画面。

  段又续的怒眼金星狠瞪着不肖儿,然而他最后还是拥抱爱离开病房。小弯必须舒心宽怀的睡个好觉。

  lyt99  lyt99  lyt99

  “顾天佑和李霸文等等一干老家伙全被起诉了,段氏的门户已清,没有老鼠屎污脏…”

  “红派那个杀手?”

  “他的底子不赖,被月雨收下。月雨比他更会玩,所以他心甘情愿的成为我白蚁帮的一分子。”

  “军火头子什么时候也开始养杀手了?”

  白蚁干笑两声,说说好玩罢了。

  “明天可以出院,要回大宅去歇养吗?”

  段夜涯点点头“医院里闲杂人等太多。”害他不能和心爱的女人成其好事!

  再憋忍下去,他一定崩溃。

  何月弯,硬是不让路。

  柴沧依则躲缩在她身后,娇羞的低下头。

  这是什么阵仗?“我仍是‘病人’,请尊重。”

  “涯儿,”何月弯开门见山地直问“你爱不爱小依?我问的是海枯石烂的男女情爱。”

  他想掐死人!“你不觉得这问题非常的白痴吗?”

  “涯儿!”她得拿出母亲大人的气势为准媳妇主持公道!。

  女人!他酸涩的眼睛,嗤烦一气“少无聊!”

  倘使他不把小沧儿当做是此生的惟一挚爱,他可能替她挡子弹吗?

  倘使他不是爱她爱到海枯石烂,干嘛要为她这一朵小花而舍弃一大院子的花圃?他十分怀疑她们俩婆媳的脑袋瓜里所装的是浆糊或是泥土?

  “涯儿?”儿子好像生气了耶?但是依旧帅得令人怦怦然。

  “眼睛疼,我要回房去了。你们两个同样智能的女人慢慢聊吧!”

  柴沧依看着他回身的背影好伤心,可是她仍然决定爱到深处无怨尤。

  但是另一个女人却是暴跳如雷。

  “不可以、不可以!”

  “伯母?”怎么伯母比她还要情绪烈?

  “他不可以不给你承诺!他的历史太多,那些莺莺燕燕要是纠不清…”

  “历史?可是他说他和女人们只是一夜贪,那是正常男人的…”

  “傻孩子!花花公子都是这么哄女人的啦!”

  连续剧千第一律不都是这般情节?

  “可是他已经说我们很无聊、很白痴了。”就算他说了那三个字也不能保证他对她矢志不渝呀!

  何月弯以两手手心撑扶住双颊“他是我生的,没道理我治不了他。”

  过了一会儿,她猛拍一记自己的大腿,兴奋地大叫——

  “小依,我想到一招绝妙好计!就当我这准婆婆送给你的结婚大礼!”

  “惨了!涯儿,快、快…”

  “母亲大人,请你音量放低。”

  “小依她…”

  他的心跳倏地加快,母亲泪眼婆娑和仓皇失措的模样使他惊骇。

  他从沙发里弹跳起来,抓住母亲的双肩“小沧儿怎么了?”

  “你曾经交往过的什么模特儿还是美女星,总之就是有一个女人把小依骗出门了,刚刚那女人打电话过来,说她要让你生不如死。”

  “那女人是谁?有没有说她把小沧儿带去哪里?”

  “她把小依带到龙邸社区里一栋十八层高的大楼,她说她要让小依感觉一下自由落体的…”

  “该死!”他狠咒,抄起小型火弹发器立刻往外冲。

  “你的视力还没完全恢复,涯儿…呵!”何月弯一扫之前担心忧虑的表情,出一个得意的笑容。

  他果然如她所料,为爱赴汤蹈火在所不惜啊!

  原来她的宝贝儿子和她老公一样是个痴情种。

  她吹着口哨,走到电话旁,笑容满面。

  lyt99  lyt99  lyt99

  三十几度的高温使得街头巷尾几无人,人人都躲在冷气房里。

  段夜涯冲到一栋十八层高的大楼,他体内的血几乎凝结。

  眯起仍然模糊的双眸,他望着天台上那抹熟悉的背影。

  熟悉的衣服款式、熟悉的长发,老天,那是他的小沧儿吗?

  阳光的折加上高距离的障碍,即使看得还不是十分清楚,他已认定那被挟持的女子即是他心所系念的小沧儿。

  “听着!”天台上的一名红衣女子拿着扩音器“柴沧依已经吃下安眠药了,如此一采她可以死得舒服些。”

  “你是谁?”他仰头问,并且开始暗测将她击毙的距离、火力。

  红衣女子尖刺的笑声从扩音器传来,她骂道:“段大少爷,你的女人们未免太多了,竟然连我的声音都认不出来。”

  他诧异得眉间打上深折,过往的那些

  女应该没有人知悉他的真实身份,他一向以建筑工人连花丛好求安然身。

  可此时已经不容他多费思量,红衣女子喊

  出一声叫他惊心动魄的宜告——

  “我要把柴沧依推下去了!接着吧,不然就等着替她筑墓上香!”

  他手中的小型火弹发器艰难的对准天台上的红衣女子…

  然而,来不及了!

  他眼睁睁看着天台上那一抹白荷身影呈直线的坠落而下…

  “不!”我不允许!

  一阵天旋地转,一股承受不了的心如刀绞,他几近崩溃地含泪瞠瞪着已经趴俯在血地中的人儿。

  摇晃了下,他支撑不了的跪屈于地,三魂七魄去一半,灵气已全掏空。

  何月弯走到他身边,带着哭音泣说着“可怜的小依!临死前也没能听见你说一句爱语,她一定满腹悲戚地往幽冥世界去。”

  “我爱你’三个字十分重要吗?”他的眼神一片空茫。

  “当然,一个女人能够和她所爱的男人厮守一生,能够感受爱人的言语和行动上的表达,是最幸福的事!”

  “爱,是搁在心里的…”

  “可是挂在嘴上不是更加甜蜜?那是无形的契约,否则山盟海誓用来做什么?”

  他倏地发了狂似地目眦裂“我爱她!我当然爱她啊!”“可惜她死了,她再也听不见了,她带着最深最沉的遗憾孤零零地走了。”很残忍,但是不能前功尽弃。

  他低喃“爱就是爱了,我从没想过…我以为她是我的,我们彼此相属,这就是一生一世。”就是他的深情浓爱的证明。

  “涯儿,别伤心,人死不能复生。”哎,应该适可而止了,她这妈咪很不忍心耶,虽然她是导演加编剧。

  怎么可能别伤心!那一摊火红的鲜血,那一副遭受撞击伤害,如今一动也不动的脆弱娇躯…那是他的小沧儿啊!

  他想要趴爬过去拥抱她,但是他的‮腿双‬无力得连一步都难以跨出。

  “小沧儿,别怕,幽冥九泉下还有我…相…陪…”

  轻轻勾起一弧痛彻心肺的绝然哀笑,他举起原就握在手中的火弹发器,对准自己的左膛——

  他的心已经随着她而死了,不如就让它真正静止休息吧!

  他的手指轻轻下…

  “咻”一声,火花进,亮光灼灼的惊骇出好几声凄厉的尖叫。

  “段夜涯!”柴沧依往他身旁飞奔,她张开双臂死命地抱住他的身体,生恐他颓然倒下,就此天人永隔。

  一个晕眩,他眯眼,泪眼瞪着面前抱紧他的小人儿,倏忽,他展开一朵足以惑天下女子的感笑容。

  “我追上你了!小沧儿,不用害怕,有我在,黑白无常、阎罗王或是撒旦恶鬼都不能欺凌你。”

  “哇哇!”过度的惊吓使她只能拼命地大哭特哭。

  他为她拭泪,心疼至极。“对不起,我太自以为是了,以为我要你就已经是专执的宣誓。”

  “呜…”她仍是哀泣不休。

  他一边吻着她带泪的瓣,一边舍不得的哄宠着“乖,别哭了喔,死前我不说情道爱,现在我们成为地下鸳鸯了,我每天每夜的说给你听,下一辈子投胎转世,我一定…”

  “不必投胎转世了!”有人快要发狂了。

  “闭…”咦,这声音不是那个俊丑各一半的白蚁?

  他抬眼,难以置信地看着正面对着他的疤痕伤容。

  “白蚁,你什么时候死的?哪一号人物杀得了你?”除了越潜天,他实在想不出来哪一个人有这能耐要他的命?

  白蚁的左脸颊一上一下的跳动着紫红错的疤痕,没好气地斥骂“你死了我也不会死!脑袋不清,神智错。”原来再资优的科技天才也不过尔尔。

  “你还没死?但是我看见你…”而他不是已经断气了吗?

  “你也看见我们了吧?段太子,希望你的视力不是差劲到和瞎子一样。”

  瞪羚?他怎么瞧见她正撇嘴讽笑?紧眯起泪光泫然的丹凤眼,他睇眄着四周黑的人影。

  “白蚁、瞪羚、狸猫、火焰、司徒弱绯、越潜天⒘?掠辍你被褂兴?哪盖状笕耍?/ gt

  这一大伙人不可能追随他到幽冥九泉吧!

  尤其是越潜天,狠残血暴的黑帮教父怎么可能英年早逝?

  只有一种可能,他还活着!

  但是他怀中的泪人儿…

  白蚁为他释疑“原本你该一命呜呼的,谁叫你要殉情!但是越太子爱管闲事的在你下按钮的前一秒钟,一时手对你发一剂麻药,你手中的火弹没有人你的心脏,偏向了一旁。喏,瞧瞧左前方的可怜小树,还来不及长大便成了枯烧的柴火了。”

  “这一切是哪个该死的人所主导?”他冷绷着脸,磨牙霍霍地问。

  众人噤口了。

  片刻后,何月弯皮皮地微笑着“那个该死的人是你的妈咪啦!”

  “母亲大人?”好、很好!“请问一下,那个坠楼身亡的女人是谁?不要告诉我,她早巳死亡,是你从殡仪馆弄来的女尸。”

  “不是啦,那具‘尸体’可是我用了好大的关系,花上一大笔天价才请得动好莱坞的专业化妆大师答应帮忙,他可是美国电影协会视觉魔术的专家唷。

  “那是一具和人形一模一样的填充物,不但酷似小依的外貌和体形,最厉害的是它一经强力撞击便会出人造血浆,真到即使是仔细近看也不易察觉…”

  他的母亲大人似乎说得口沫横飞、尽兴不已…

  而且得意无比!他冷笑“为什么要‘设计’我?”母爱真伟大?

  “哎呀,妈咪是为了你和小依的美丽未来着想,如果不这么做,怎么得出你的真情真意?小依很不安心,我这个天下最好的准婆婆当然要为她而大义灭…”

  呃,不对,她又没有要让宝贝儿子受到“真正”的伤害。

  “那么,我应该感激你了,是不是?亲爱的母亲大人。”

  他怀中的柴沧依闻言一震,慌忙得抬起螓首,哽咽求道:“不要生气!伯母她全是因为我才想这一计,她没有坏心…”

  “如果那一颗火弹人我的心脏呢?”那么他的殉情岂不是成了荒谬透顶的笑话?

  柴沧依望着他,坚定地说:“如果你死了,我一定不独活!”

  所有的愤怒全部消失无踪,只因她的真心许盟。

  他用力将她抱紧,恨不能把她人他身体里。

  听到儿子的那一句话,何月弯突地腿软,幸好瞪羚扶住了她。“还好!涯儿如果真的死掉,我这妈咪就是间接的刽子手。”太恐怖了,比世界末日还叫她拧碎心肝。

  她没想到他会来这一招啊!

  噢,倘使主角换人,她的亲亲老公不知道可不可能也和儿子一样的殉情以对?她忽然满心期待和好奇…

  段夜涯扫瞥一眼各大“忙人”嘲弄道:“赌城倒了?黑帮帝国毁了?军火王国完了?组织散了?否则你们怎么有空闲全飞来T省向我问候啊?”

  “是妈咪请他们来的。”

  “为、什、么?”

  “黑也焰夫妇和越潜天,还有白先生等一帮人都是你的老友知嘛,请他们移尊就驾好方便当个证人啊!”免得儿子狡赖。

  抚着眉梢,段夜涯淡笑着“原来这一个阴谋所有的人都早巳知情了!看来大伙是特地来看我出丑的。”

  何月弯倒退一大步,她吓惨了,因为儿子的神色好像是风雨来前的诡谲平静。知子莫若母!她知道一向吊儿郎当的儿子一旦动怒起来

  哇啊!不敢想象!

  那将是比火山爆炸、彗星撞地球还要叫她畏惧。

  “你们聊聊…”脚底抹油,她要赶紧去找她的靠山。

  只有亲亲老公可以护她,毕竟小于不能忤逆老子。

  黑也焰轻咳一声“既然‘殉情记’演完了,本人就不久留了。”

  黑少弱绯小姐笑着摆摆手“你们到S度月,让我们海捞一把。”

  “救命恩人”越潜天则是撇下愠词“让我出手救下一个为情所苦的男人,是一件非常辱的事,事不过二!”

  傲岸的高身影率领一千手下离去。

  瞪羚和狸猫刚刚“赶走”几个跑出大楼观赏的好事者后,也向他们挥手道别。

  “爱的见证”这个任务已经达成,不必介入太多,反正那一对有情人只顾着紧紧拥抱,大概目中无人了。

  然而,段夜涯那一双足以使人致命的锐眸正狠视着仿佛意犹未尽的白蚁。

  白蚁很不怕死地在临去之前笑言着“段太子不用再瞪了,小心眼力恢复不易,反正你注定要被我们这些损友笑到发苍苍、齿摇目花了。”

  “该死!”如果他现在手中握有火弹发器的话,一定毙了这个臭嘴家伙。

  “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好感动…”白蚁的人和他的座驾一块呼啸而去。

  段夜涯苦笑了下“小沧儿,我真的万劫不

  复了,那些好友肯定每一年拿出来说笑,以娱人心。”

  柴沧依无措“对、对不起!我不晓得伯母会用这种方式…”

  “傻瓜!”将她按在他的左上,他叹笑“因为爱你不能收,所以我只有万劫不复。”

  “夜涯…”她又哭红了眼睛,这是她所听过最最感动肺腑的爱语了。

  因为是他发自灵魂深处的声音啊!

  远处传来警铃声,没一会儿他们的四周已经包围了警车和警员。

  负责此案的小队长向他们走来“十几分钟之前我们接到许多电话,社区里的人言之凿凿地说,有人害人跳楼。”

  段夜涯吻去怀中人的泪滴,与她相视一笑。

  必须走一趟警察局了!然而这个笔录该如何作答? wWW.hUdUxs.Com
上一章   任郎宰割   下一章 ( → )
任郎宰割免费阅读全文完整版小说均来自书友上传或互联网,弧度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倌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倌琯并阅读。弧度小说网致力最快速更新任郎宰割的完整版小说,用心做最好的小说精校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