弧度小说网提供总裁难娶凄免费阅读全文
弧度小说网
弧度小说网 同人小说 都市小说 短篇文学 官场小说 重生小说 穿越小说 历史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竞技小说 架空小说 科幻小说
小说阅读榜 武侠小说 玄幻小说 综合其它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网游小说 言情小说 经典名著 军事小说 推理小说 校园小说 总裁小说
全本的小说 极品人生 塾女情缘 重返乐园 离异塾母 人凄哀羞 姐姐庇股 远方来客 乱禸辣伦 夏日回归 乡村活寡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弧度小说网 > 总裁小说 > 总裁难娶凄  作者:唐筠 书号:34440  时间:2017/7/20  字数:7855 
上一章   ‮章六第‬    下一章 ( → )
飞机刚降落不久,旅客纷纷步出入境室,有过客、也有归国游子,有人匆忙疾走,有人则缓步前进。

  从落地窗往外看去,不管哪里的天空都是一样,但只有想念家乡的游子,才会有这种近乡情怯。

  这是五年来褚名远第一次踏上台湾的土地,他甚至不曾想过自己还会再度回到这里。

  谁也不通知,就如走时没有人相送。

  五年转变太大,大到连台湾的空气都令他感到陌生。

  就在他还在努力感受这片土地,学习重新适应时,一个小萝卜头狠狠朝他撞了过来,眼看就要跌倒滚地,他顺手一捞,抓住小家伙的衣领。

  “小帅哥,没有人告诉你这种地方不可以跑吗?”把小家伙高高拎超,与他面对着面,突然感觉小家伙有双令人熟悉的眼睛。

  “哼!我才不是小帅哥,我是美女!”小家伙哼着气,很践的告诉褚名远。

  头发短短的,横看竖看都像个小男生,但观其五官,的确有几分女孩的秀气。

  “那下次要叫你妈妈帮你买裙子,淑女就该要秀秀气气。”

  “我本来就是淑…”小女孩在看清他的脸时愣住了“你是我…”

  小女孩话没说完,就让另一道声音打断…

  “夏品瑞,就叫你不要跑,撞到人了吧。”追着她来的女孩上气下接下气,一靠近就开始对褚名远道歉“不好意思,这孩子太皮了。”

  “姓夏啊…”总算想起她那双眼像谁了,那个每到黑夜就会出现在他脑中盘旋不去的女人。

  如果是她的小孩,应该就是这么可爱吧。

  都五年了,或许她已经淡忘过去的感情,又或许她已经结婚了,真的有个这么可爱的小孩。

  思及此,褚名远心一紧。到头来最放不下的人,是他。

  小女孩已经被人带远,但仍不时回头望着他。

  想想,如果她结婚了,小孩应该不会姓夏,然而这样的巧合令他不胜欷吁,五年前他打美国回来,遇见夏都曼,五年后他又从远方归国,依然遇见一个姓夏的小女孩。

  “她过得好吗?幸福吗?是否已经忘了我?”他喃喃低语。

  当年他拜托庆昌帮他就近偶尔探视她,就是想藉着这条线知道她所有的近况,但是就在他离开后,小曼也消失了。

  她搬家了,虽然五年来庆昌还是不断的帮他寻找她,然而她却像是从台湾这块土地消失了一般,音讯全无。

  她的幸福,是他最为牵挂的事,每每想到自己对她造成的伤害,他的心就不断揪痛。

  望着被女人强拉着走的小家伙,他忍不住想像,若是当年他和小曼结婚,孩子也该那么大了。

  小家伙似乎非常舍下得他,边走还边回头对他挥手。

  他笑着挥手回应,边打电话“庆昌,我到机场了…嗯,晚点见。”因为收讯关系,他不得不转个角度,等他再把视线转向小女孩的方向,人早已消失踪迹。

  “为什么会有一种不舍的感觉?”

  而在夏品瑞这边,她很不情愿地跟着幼稚园老师的步伐,却还是不住回头。

  “他是我爸爸!”

  “不要认人,如果他是你爸爸,怎么他会不认识你呢?”

  “他是我爸爸!”夏品瑞非常执着,在得不到认同的情形下,开始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哭了起来。

  她就这么一路拗到回幼稚园,上课不进教室,下课不与同学玩耍,独自躲在没有人的地方哭个不停,园方拿她没办法,只好打电话通知家长。

  夏都曼误以为女儿夏品瑞惹祸,一到幼稚园就不停对老师、围长道歉。

  “她平常是很活泼乖巧,但是今天去机场参观就变得怪怪的,一直说一个陌生的先生是她爸爸,就这么一路哭回来,有些事园方不方便过问,不过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请务必要告诉我们。”

  她知道图长话中之意,外界有些时候仍会用异样眼光来看待单亲家庭。

  再度道歉与道谢后,她拎着女儿的书包,走到她面前。

  夏品瑞看见妈妈,昂起小小的头颅,认真的说:“我看见爸爸了,她们都不相信我!”

  拉起女儿的小手,夏都曼笑说:“我们去约会,”

  没有责备,是因为她可以了解女儿思念父亲的心情,她亦然。

  ***

  下午的酒吧人稀稀落落,音乐改以抒情蓝调,虽然不如晚上热闹,可单纯品酒的客人却喜欢这时候坐下来点杯酒,慢慢品尝。

  杯子在空中相遇,两个久违的上司下属,物换星移,关系已经转变成坚固的友谊。

  “好久不见。”

  “上次见面,是你带新婚太太到欧洲度月,那时候太忙没有办法多陪你们,实在抱歉。”

  “你太客气了,提供了那么的别墅让我们免费使用,我太太到现在还不时跟一些三姑六婆炫耀她的梦幻欧洲月行。”刘庆昌半开着玩笑说。

  三年前他结婚,月旅行是欧洲,褚名远就大方提供刚买下来的一栋别墅给他们使用。

  “你们想去玩,随时可以跟我拿钥匙。”

  “这次回来,有什么感触?”

  “想念…还有陌生,改变太多了,还得慢慢适应。”深深地呼吸,那句想念几乎吐了他这五年来所有感情的牵挂。

  “很抱歉,我没能找到夏小姐。”

  “别这么说,你肯一直帮我注意,我就很感谢你了,敬你!”褚名远举杯,以男人的方式道谢。

  “你的酒量变好了?”

  “好不到哪里去。”他笑笑。

  “这回打算回来多久?”

  “看情况,欧洲和大陆方面都稳定下来,这回打算在台湾设立分公司。”漂泊在外,终究还是割舍不下这块土地。“还记得我们的约定吗?如果我回台湾,愿不愿意再来帮我忙?”

  “当然,你桌上的名牌我还好好保存着,三不五时就会拿出来擦拭,就怕你突然回来。”

  “你就这么相信我会东山再起?”

  “在我心里,你从来没有失败过。”他只是放下某些,并非真的一无所有。一个有才能的人,不论到哪里都能拥有他的一片天,褚名远就是如此。

  “可我担心会不会打了你的安定生活?”他知道这几年庆昌已经转投资小生意,开了一家广式饮茶餐馆,据说生意还不错,他不想自己的出现打了人家原本的幸福生活。

  “那倒无妨,把小店交给我太太管理就够了,她要是忙不过来,就让她再找个人帮忙。你开口,我是不会拒绝的,事实上,我也一直在等待你能再带领我走出另一片天空呢。”

  “你就这么信任我?”

  “从来没有怀疑过。”

  这种信赖让褚名远非常感动,却也让他心中有愧。“当年我一走了之,害你失了业,你还能这么信赖我,我真不知道该说什么…”

  “还债喽!”刘庆昌朗声大笑“当年我们说过了,那是你背负的债务,瞧你现在不就回来还债了。”

  “债…是啊。”可有些债,想还只怕也偿还不了。

  记忆仍在,那串文字应该不曾被发现过,褚名远如此以为。但是刘庆昌却有另一种想法…

  也许老天爷冥冥中自有安排,有缘者自然能再相逢。

  ***

  今天女儿真的很奇怪,平常死都不穿裙子,今天逛百货公司却要求她帮她买漂亮的洋装,而且一试穿就不肯下来,她只好付钱带走旧衣。

  “妈妈,我穿这样像不像淑女?”转了几圈,夏品瑞忍不住询问她的看法。

  “像,不要跳来跳去更像。可是,你怎么突然想穿裙子?”她下要猜想,女儿是突然开窍了?还是心智转瞬间变成?她好担心哪天女儿突然跟她说,她有男朋友了。

  “爸爸说,女生就要穿得像淑女。”

  又来了!夏都曼很为难。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向女儿解释,她看到的只是一个可能像她爸爸的男人而已。

  这是她的错吗?太早把褚名远的照片拿给她了。

  有一回,女儿很正经八百的跑到她面前问她“爸爸长什么样子?”她就把自己唯一和褚名远合拍的照片交给了女儿,从那之后,女儿每天都把它当成宝贝抱着睡觉,

  “瑞瑞,我跟你说…”

  “舅舅!”夏品瑞最喜欢舅舅,一看到他就跳上去给他抱。

  夏都曼暂时获救,松口气,也举步朝自己的弟弟走去。

  “怎么今天突然要在外面吃饭?”夏文樵抱着外甥女,看着姐姐问道。

  “因为我今天和妈妈约会。”

  “约会?”

  “买新衣服喽!”夏品瑞心情好,扯着舅舅的衣领说:“我要吃肯德基。”

  “可以吗?”他询问姐姐的意见。

  “当然可以!约会就是要吃东西、买东西!”又是夏品瑞回答问题。

  夏文忍不住大笑“你这鬼灵,难怪你不回南部就快要得忧郁症了,因为没你在逗她开心。”

  当年未婚怀孕不被谅解,可是当夏都曼差点难产致死时,父母还是赶来替她加油打气。天下父母心,当了母亲之后,她更能体会到父母担心子女的那种心情。

  之后母亲拿出私房钱,买了一间公寓,让她和刚上北部发展的弟弟一起住,也让她的单亲家庭日子过得不至于太过辛苦。

  “所以我很伟大。”夏品瑞膛,一副不可一世的姿态。

  大人笑了,不只是因为她聪明,还是个开心果。

  “今天一切都听小鲍主的。”夏都曼笑说。

  “有没有听到,一切要听小鲍主的唷!”夏品瑞又扯着舅舅的衣领,一副命令的口吻说。

  “是,骑士谨遵公主吩咐。”夏文樵举手对外甥女行礼,抱着她快步朝肯德基前进。

  正巧褚名远驱车经过,看见三人幸福家庭这一幕,飞快转了方向盘,踩煞车,让车靠边停,远远看着有说有笑的三人。

  “她真的结婚了…”

  温度似乎降到冰点,连血都凝结了。

  “这样不是很好?不是一直担心她过得好不好,现在看见她结婚生子过得很幸福,可以放心了不是吗?”

  说得一点都言不由衷,如果这真是他期待的结果,他的心就不会这么痛,仿佛整个灵魂被离一般。

  “原来真的是她女儿,如果…当年我没有离开,那会不会是我女儿?”一个深呼吸仍无法吐出心底的伤感,口闷闷的,很难接受这事实。

  说祝福,其实是嫉妒又羡慕。

  他曾经幻想,这次回来如果找到她,两个人可以重新开始,因为现在的他已经有能力保护她。

  思及此,褚名远出一抹苦笑。兀自逦想的幸福蓝图总是美好…偏偏真实蓝图里的主人翁,并不是他。

  ***

  壁的王妈妈受伤了,以致本来答应帮人家帮佣的工作暂时无法胜任,在不想放弃的情形下,王妈妈就来拜托夏都曼,

  平常王妈妈照顾他们一家子,所以王妈妈一拜托,她自然接受了请托。

  虽不是高级豪宅,却也是占地宽敞的高级公寓,不特别讲究名牌,摆设却非常有品味,让人感觉回到家就是要悠闲与舒适。

  “记得他也喜欢这个调。”蓝白相间,白色柔和了深蓝的忧郁,让颜色看起来反而变得明亮有光彩。

  明明就是不一样的地方,却给她相同的感受,让她对这家的主人格外好奇,尤其是当她打扫到浴室,看见架子上那瓶目的男专用香水sunman,更让她跌落记忆深处。

  “不知道他过得好不好?”即使他伤她伤得这么重,她仍无法打从心底恨他。

  五年了,时间并没有把褚名远从她的记忆中拔除,只是埋得更深,平常下去碰触,不代表就遗忘了,现在看到熟悉的物品景物,又把那段记忆从她最深的伤口挖出来,刺痛她的心。

  想要飞快结束手边的工作,离开这个会让她想起褚名远的房间,却反而变得笨手笨脚。

  打翻一桶水,得花更多的时间收拾了。

  结果才收拾妥当,却又不小心碰撞到桌上的玻璃杯,以致得重新整理,一个下小心,手掌被划开一道伤口,血滴得满地都是。

  褚名远一打开门就看到这幅景象,整个人愣住。

  小曼?

  不可能,她怎么会在他家?难道他已经想念她到出现幻觉了吗?

  “啧,好痛。”夏都曼忍不住哎叫一声,完全没注意到身后的褚名远,打算低下身先收拾被她打破的玻璃杯。

  听到她的声音,褚名远回过神。不!这不是幻觉。

  确定真的是她后,他反而慌了手脚,尤其见到滴落在地的血,他的心脏差点麻痹,见她又忙着要收拾残局,他急忙大声喝止“别动!拜托你不要再动!”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夏都曼回过身,当视线对上他时,她真的无法动弹了。

  想念了五年的人,竟然会以此方式重逢,老天爷可真爱开她玩笑啊!

  “你给我好好坐在这里,我去拿葯,不许你再收拾!”他把她安置在沙发上,严厉的警告后,才转身去拿医葯箱。

  不管她为什么会出现在他家,现在最重要的是她受伤了,得赶紧包扎。

  看着那个背影,夏都曼红了眼眶,原来这里真的是他家,她该早点走的!

  听到脚步声折返,她飞快拭去在眼眶里打转的泪水。

  “把手伸出来。”

  “我自己来就好。”她伸手想接过医葯箱,却被他拒绝。

  “我叫你把手伸出来!”

  他的态度非常坚决,但她的执拗也不亚于他,一个等候,一个迟迟不肯妥协。

  “我拜托你把手伸出来。”他缓和语气,心疼与不舍全写在脸上。

  心疼?不舍?那不该出现在他脸上啊!

  一定又是骗人的!

  她仍记得他要她走时的绝然,那么冷血无情,一想到,心又多了一道伤,那痛岂是手指头上这小小伤口可以比拟的。

  怕靠得太近又会换来另一回的伤痛,夏都曼着自己冷漠以对。“不碍事。”

  她起身,再度想收拾残局,不想害王妈妈失去这份工作。撇开她与褚名远的恩怨下谈,替他工作福利不错,王妈妈需要这份收入贴补家用。

  就在她起身越过他时,褚名远开口问:“恨我吗?恨到即使受伤了,也不愿意让我替你包扎?”

  “先生,你想太多了,陌生人没什么好恨的。”

  褚名远好难过。是吗?一切都来不及了吗?他已经是陌生人了吗?

  他哑着声问:“你…怎么会来?”

  “我是来代王妈妈的班,她受点伤无法前来,打碎的东西从薪水扣,我会再补给她的,如果没事的话,让我收拾完,我就要走了。”

  “你的伤…”

  夏都曼冷淡地打断他的话“这点小伤口不碍事,我回家自己会处理,可以让我收拾了吗?”

  她的心已经筑起一道高墙,把他隔绝在外,现在不管他说什么都是多余,况且她还有家人等她回家…

  “我明白了,那她伤好之前这段时间就麻烦你了。现在你受了伤,这些东西我会处理,有家人等你吧?今天你就先回去吧。”

  “谢谢。”

  他没有勉强她留下,她也片刻都不敢多耽搁,因为他们都需要重新调整心情。

  ***

  平常一到回家时间,夏都曼总是用冲的,就担心女儿一个人在家会无聊,又怕女儿会等到肚子饿没东西吃,影响了成长。

  但是今天她的步伐很慢,心情也很沉重。

  太想哭了,却不想被女儿看见自己难过的样子,所以回家的步伐变得缓慢。

  一路走着,与一堆人擦身而过,偶尔她会扬头看天空,满心希望可以突然来一场大雨。

  但是越是希望的事,越是无法得偿所愿。

  离捷运站还有点距离,她越走越慢,却不知道有个人一直尾随着她,当她走得慢,他也跟着放缓脚步。

  褚名远发现自己常常这样看着夏都曼的背影,每次伤她很深,却只能远远地看着她,而无法上前安慰。

  以前他们的爱情有他父亲阻挠,现在他们之间依然隔着铜墙铁壁,也许永远都无法再回到最初了。

  他就这么一路尾随着她,直到目送她搭上捷运为止。

  门关上,就在那一刹那,夏都曼看见了他。

  两人隔着车窗,四目相望,除了错愕,还有更复杂的情绪,即便时光逝去,他们仍旧放不下过去那段感情。

  在车速将他们拉远之前,夏都曼已经忍不住泪满面。

  看着车子远离,褚名远才缓缓回过神,眼眶也沾上泪珠,扬起头,深深叹息。

  能不能给我一个机会重来?他的心在呐喊。当初是不是做错了?是不是应该不顾一切的带她走?

  时光是无法倒转的!错过了,就是错过了。他努力说服自己,知道她过得幸福就好。

  直至车身完全消失踪影,他才不得不自己迈开步伐。

  拖着沉重的身躯转身,离开捷运,往自己住处方向走。就在这时候,却又看见了一个熟悉却又陌生的身影与他擦身而过。

  他猛回头,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和女人搂搂抱抱的男子,一股熊熊怒火往脑门冲,对着男人的背大吼“你给我站住!”

  “叫谁?我吗?”夏文樵吓一大跳,直觉以为他找碴,连忙把女朋友拉到自己身后保护“干么?我们认识吗?”

  “你这个欠揍的家伙!”他竟背着小曼在外拈花惹草!褚名远冲上去就揪起他的衣领,狠狠给他一拳。

  夏文樵没来得及反应,就被打得跌倒在地,他的女朋友被吓得一直叫救命,整个人像惊弓之鸟。

  “你知道他有老婆吗?这种不负责任的男人,你爱他什么?”

  “什么?喂,你这疯子,我什么时候有老婆了?”夏文樵喊冤。

  “爱情骗子!”褚名远怒斥。

  “弄错了吧。”夏文的女朋友支吾地说。

  “你对他了解多少?他连女儿都有了,你知不知道!”

  被指控得莫名其妙,夏文樵气急败坏地从地上爬起来,抡起拳头朝褚名远挥过去。

  “你这爱欺骗人感情又对家庭不负责任的家伙,我今天非把你打醒不可!”

  两人的拳头一来一往,不分上下,破了角,脸也挂了彩,直到警车声由远而近,这时候夏文樵的女朋友才从惊吓中回过神来。

  就这样,两人都被抓进了警察局。 Www.HUduXS.cOM
上一章   总裁难娶凄   下一章 ( → )
总裁难娶凄免费阅读全文完整版小说均来自书友上传或互联网,弧度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唐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筠并阅读。弧度小说网致力最快速更新总裁难娶凄的完整版小说,用心做最好的小说精校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