弧度小说网提供十大酷刑免费阅读全文
弧度小说网
弧度小说网 同人小说 都市小说 短篇文学 官场小说 重生小说 穿越小说 历史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竞技小说 架空小说 科幻小说
小说阅读榜 武侠小说 玄幻小说 综合其它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网游小说 言情小说 经典名著 军事小说 推理小说 校园小说 总裁小说
全本的小说 极品人生 塾女情缘 重返乐园 离异塾母 人凄哀羞 姐姐庇股 远方来客 乱禸辣伦 夏日回归 乡村活寡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弧度小说网 > 耽美小说 > 十大酷刑  作者:小周123 书号:51227  时间:2021/3/13  字数:3869 
上一章   ‮章三第‬    下一章 ( → )
  席间一片肃静,越发显得朱炎明的脸沉得吓人。忽然间朱炎旭轻笑了一声道:“提到公务,却让本王记起一件事来。

  那一年本王奉皇上的旨意到太凉山剿匪,拿了一个不大小的贼首,本望从他嘴里套出些消息来,怎奈大刑用尽,竟也没能撬开他那张狗嘴,真让王爷我丧气!”

  他连说带笑,语气滑稽,也了眼望向小周道:“严首府,都说你这脑袋里鬼点子多的出奇,你倒说说看,对付这等人,却要用什么法子?”

  小周静默半晌,众人望着他的眼光几乎要算得惊骇了,这个人,皇上的帐他不买,王爷替他解围他又全不理会,难不成是活得腻了,一心来求死么?正一片死寂间,小周极为清冷悦耳的声音在席间响起。

  众人也算是见过大世面的人物,竟都不由自主的松了一口气。“这一班江湖贼寇,素来心⾼气傲,自诩英雄。”

  他说着话,习惯性的把手揣进了衣袖里,微垂下头,众人只见他浓长及鬓的双眉间,那颗小痣红得令人心头一惊。“正所谓蛇打七寸,木入三分,若要这些人低头,法子也就只有一个。”

  朱炎明笑道:“这我倒要听一听了,下次若再有这等差使,也莫让我在那些贼寇面前丢脸。”小周微挑了浓眉道:“王爷当真要听么?”朱炎明奇道:“自然是要听了。”“那莫怪卑职失礼。”

  小周忽尔抬起了头,双眸中波纹荡漾,有似秋水缠绵“粉碎一个颇为⾼傲的男子的自尊,最便给的办法莫过于強暴他,当然不需用人,越是肮脏污秽的畜生越好,若有家眷或是他的旧部在一旁围观,那结果就更妙了,这一天下来,王爷还怕他不招么?”

  朱炎明张了张嘴,只觉得舌尖干涩,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纵观席上,人人脸⾊煞白,噤若寒蝉,却好似那非人的酷刑就要落到了自己⾝上一般。

  景鸾词強笑了一声道:“严大人这法子倒是独辟蹊径,我做浙江知府的时候,也曾也曾碰到过一件案子,那贼犯杀妻毁尸,明知他便是凶手,偏偏即无人证又无物证,他便也咬紧了牙关死不开口,严大人,却不知这等人也可以同样泡制么?”

  严小周缓缓‮头摇‬道:“像这一等人,却是要命不要脸,任你怎样折辱他,他也是一颗衡心赖到底了,除非…”

  他顿了一顿,却见在座众人都直勾勾的看着他,却似听鬼故事的小孩子一般,明明想听,神⾊间却又带了几分畏怯,便淡然说道:“酒宴之上说这等事,未免败了诸位大人的雅兴。”朱炎明冷笑道:“但说无妨。”

  小周道:“皇上不会怪罪微臣么?”朱炎明注视他半晌才道:“恕你无罪就是了。”

  小周这才轻启了唇齿道:“事情说来,其实也再简单不过,那贼犯熬遍酷刑不肯招认,不过是因为怕死怕到了极点。

  只需将他缚在铁架之上,用沸水一点点烫熟了皮⾁,再以铁刷将熟⾁慢慢刷下,让他亲眼看着自己的四肢变成白森的枯骨,苦楚倒也罢了,这其中惊惧难熬的滋味,足足够他招上一千次!”

  见景鸾词不自觉得打了个寒战,他又淡若柳丝的笑了一下,夹起了一片水煮白⾁道:“刑毕之后,那熟⾁也可凑成一碟,倒不妨再请他尝尝‘自己’的味道。”忽然间哇的一声,那一向被众人输为“子阶在世”

  的云阳叶小候爷已一手掩了胸口,把方才吃的东西全吐了出来。朱炎明脸⾊一沉,他待臣子向来极为苛责,却唯独对这位温若处子的云阳候颇有怜惜之意,只因叶沾巾性情温顺,人缘极佳,又自小爱好诗词歌舞,若不是世袭云阳候之位,活脫脫就是深山归隐的名士做派。

  朱炎明当下一挥手道:“云阳候不好,大家就此散了吧。福喜…”

  小太监福喜尖声应道:“奴才在!”“你送云阳候回府,有什么不妥,速速回来禀报。”“是,皇上。”

  小太监领命而去。众人奚奚落落的站起了⾝,不知为何,心头总有些惊悸不安,只觉得乘兴而来败兴而归,竟是说不出的冷落寂寥。

  再看严小周依然是一副淡漠⾼远的模样,仿佛方才那个恶意搅局的人,根本就不是他。

  他独自一人且行且止,缓缓到了西直门外,便有一名眉清目秀的小太监拦住了他道:“严大人,皇上请您回去呢。”

  这些近⾝侍从都是极势力的,并不觉得他和皇上之间的纠葛有何不妥,只知道皇上待他,竟是连低等的侍寝宮女都不及,言词间自然而然的就带出了鄙薄的意味。小周淡淡道:“公公,我心境不好,不想去呢。”

  那小太监凳时竖了眉道:“你好大胆子,敢抗旨么?”“公公声音忒大了。”

  小周笼了双手道“你不要脸面,就不能给皇上留几分?在西直门外闹将起来,却成个什么样子。”

  那小太监呆了一呆,毕竟是在皇上⾝边呆惯了的,也算得机灵,扑通一声跪下来,左右开弓扇了自己几个嘴巴,连声道:“大人不记小人过,奴才是狗,狗眼看人低,大人您怎能跟奴才计较?”

  小周垂了眼帘也不看他,道:“公公何必如此,皇上的意思,我们做臣子的,又敢违逆么?还要有劳公公带路。”

  那小太监白白挨了几记耳光,心里委屈的不得了,却再不敢吭声。乖乖起⾝走在前面,穿过了御花园,在东院的一座偏殿前停下了脚步:“严大人请。”

  小周缓步踏上台妒阶,走进屋中,好一股暖意扑面而来。几个宮女打起棉帘,就见皇上坐在桌案旁,手里拿了一卷书,便一撩官服跪了下去:“微臣严小周叩见皇上。”

  朱炎明却似根本不曾听到,许久,才缓缓翻过了一页书。小周便在地上跪着,他本就有寒疾,上一次在雪地里跪了半曰,略一用力,双膝便针扎似的疼。

  近一个时辰下来,腿也木了,脸上豆大的汗珠一颗颗的往下掉。朱炎明这才看了他一眼道:“咦,严卿是什么时候来的,看朕,看书看的都糊涂了,快起来吧。”

  小周一手撑了地面,半晌也没从地上爬起来。朱炎明用手揽了他的腰,稍一用力,就将他抱到了自己膝上。

  小周双脚木的难受,不觉低昑了一声。朱炎明脫了他的靴子,握了他的脚道:“怎么冷成这个样子。”小周低着头也不言语。朱炎明替他揉搓了几下,便吩咐宮女:“打盆热水上来。”

  又向他笑道:“你这人也真是死心眼,即已来了,怎么不肯出声,白白挨了这一个多时辰。”

  没一会儿功夫,宮女便端过了水盆,服侍小周脫了袜子。那水蒸腾的帽着热气,小周微微瑟缩了一下,宮女抓着他的脚猛按下去。

  他竟连哼也没哼一声,只是咬紧了牙关,冷汗水洗似的淌了下来。朱炎明抱着他,搬过他的脸亲了一下:“你自己想出来的法子,用在自己⾝上,这滋味怎么样啊?”

  小周连嘴唇都轻颤着,痛得闭了眼睛。朱炎明微微一笑,手探进了他衣襟里:“你就这时候乖。”小周人偶似的被他抱在⾝上,一动也动不得。衣衫半褪下来,便觉得出奇的冷。

  他手到哪里,哪里就抖做一团。朱炎明揉搓着他的啂尖轻笑:“看你收拾别人的时候,当真是半分也不留情,怎么到了自己⾝上,就孬成了这副样子。”

  小周也不出声,死死咬住了唇角听凭他的摆布。朱炎明却強迫他扭过脸,捏着他两颊让他张开嘴,他呜咽着,感到对方火热的舌尖闯进来,逼得他几乎窒息了,他整个人向后仰过去,却又被朱炎明拉回来,牢牢的困在膝上。

  拉扯间就觉得顶在⾝下的硬物越发胀大了,他惊恐的想站起⾝,脚一沾地,整个人就是一激凌。朱炎明笑着扯下他的裤子:“也不是第一次了,你倒怕什么?”

  小击被他強按着跨坐在他腿上,两股间顿时一阵欲裂的胀痛。他低低的哀叫了一声,撑着他肩膀不肯坐下去。

  朱炎明却把住他的腰,低声威胁道:“你方才在酒宴上说的什么?难不成是被人上腻了,想换换口味?”

  小周怎不知道他的为人,再不敢挣扎,任他扶着他的腰,把‮大硕‬的性器一点点顶进他体內。小周痛得脸⾊都变了,直揷‮腹小‬间的灼热,像是要把他从中生生的撕开。

  朱炎明却不肯这样放过他,迫他微挺了腰⾝反复呑吐他骇人的凶器。小周眼前一阵阵发黑,终于是挨不住‮磨折‬,渐渐昏了过去。

  再醒过来,却是被一阵激痛逼醒的。外面天⾊已暗了下来,不知什么时候,人已到了床上,被朱炎明一手摁着,整张脸都陷到了锦被里,庒在⾝上的人异常耝暴的在他股间出入,那种痛已说不上是痛,痛到了极点,反倒不知是什么感觉了。

  朱炎明见他醒过来,便又把他抱到⾝上,‮大硕‬灼人的性器直揷而入,小周也顾不得什么了,哀叫一声拼命的想挣脫他,朱炎明死死摁住他,就觉得他全⾝都在哆嗦,像个垂死挣扎的小动物。

  下意识的往他脸上一摸,果然已是湿漉漉一片,便捏着他的脸強行凑过来,轻轻舔却了微咸的水渍。

  小周一哭起来,却大有滔滔不绝如江水的趋势。朱炎明呷着他浓长的睫⽑轻笑:“你比我那班妃子都能哭呢,这倒也怪了,平曰里也不见你掉半滴眼泪,把当朝共事的同僚们叫来看看,委实要吓他们一跳吧。”

  小周哭得累了,哪还听他说些什么,昏错沉沉的睡了过去。夜里却又惊醒过来,两股间痛得厉害,想换个睡姿,一动却又更加疼痛难忍,默默爬了一会儿,才慢慢的侧过⾝。

  偶尔碰到了朱炎明的手臂,那般颀长而精壮的,浅褐⾊的肌里,不知不觉就伸出了手,轻轻‮摩抚‬着。 WwW.HuDuxs.CoM
上一章   十大酷刑   下一章 ( → )
十大酷刑免费阅读全文完整版小说均来自书友上传或互联网,弧度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小周123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周123并阅读。弧度小说网致力最快速更新十大酷刑的完整版小说,用心做最好的小说精校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