弧度小说网提供十大酷刑免费阅读全文
弧度小说网
弧度小说网 同人小说 都市小说 短篇文学 官场小说 重生小说 穿越小说 历史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竞技小说 架空小说 科幻小说
小说阅读榜 武侠小说 玄幻小说 综合其它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网游小说 言情小说 经典名著 军事小说 推理小说 校园小说 总裁小说
全本的小说 极品人生 塾女情缘 重返乐园 离异塾母 人凄哀羞 姐姐庇股 远方来客 乱禸辣伦 夏日回归 乡村活寡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弧度小说网 > 耽美小说 > 十大酷刑  作者:小周123 书号:51227  时间:2021/3/13  字数:3876 
上一章   ‮章九十第‬    下一章 ( → )
朱炎明见他眉眼间都布上了薄薄一层红晕,越发情动,恨不能把整个人的化在他身上。

  小周轻笑着住他,眼若水,好一种妖人。朱炎明息着摸到他下身,不觉轻咦了一声,五指一紧,小周惊呼,越发夹紧了他。

  朱炎明被他逗得忍无可忍,一把将他翻过去摁在上,几近暴烈的起来。

  小周却只是笑,与他纠在一起,抵死一般的绵。朱炎明在他体内了一次,又将他抱到身上,小周捧着他的脸,四目相对,朱炎明将他头下来,吻在了一处。

  又弄了个把多时辰,小周便有些撑不住,低着声音求他。朱炎明越加癫狂,发了疯似的折腾他。

  小周情渐退,痛楚就一点点的了上来,快到三更时分,实在是挨不住了,才渐收了云雨,相拥着疲惫不堪的睡了过去。

  深夜长,更鼓一阵比一阵敲的紧。小周缓缓睁开了眼,全没有夜里被惊醒时的蒙昧,黑暗里,越发见那双眸子亮得赫人,他悄无声息的坐起身,目不转睛的注视着朱炎明,他的脸是沉静的平和的,与平里的张狂跋扈判若两人。

  小周似是想伸出手碰他一下,手指顿留在半空中,却毫无预兆的笑了。

  ***许是积习使然,不管间如何劳累,朱炎明依旧醒的早。隐隐听得窗外啼声,他下意识的伸出手在身边摸索着,锦被间仍有余温,人却已不见了,朱炎明模模糊糊的思忖,这么早,却不知疯到哪儿去了。天色仍然朦胧昏暗。烛火燃的尽,在冗长的夜里扑出了一个灰扑扑的影子。

  那一点光线是惘然的,斑剥的,像死的蝴蝶的,徒劳的挣扎着。光影拖出了一片黑影,铺在地面上,水渍一般的,隐约是个人形。

  朱炎明仿佛是看到了什么,又仿佛没看到,仿佛是看到了也装做没看到,径自起了身。

  福喜听得动静,进屋来服侍。熟悉而糜的气息,以及不熟悉的…他唧的怪笑了一声:“这…这…这是…什么呀…”

  朱炎明厉吼:“鬼叫什么?这个人…”他回手一指,正触到他眉心间的痣。朱炎明冷笑:“好!好得很!”一把将他掀翻在地上,抓过墙的鞭子,举鞭就过去。

  他愤恨之下使尽全力,横飞的血却仍然是沉滞的,溅到墙上,像一个大大的嘲笑。

  他明知道他在笑,在暗夜里。悄然的,无情的,冷漠的嘲讽。这个人,心机之深,用心之恶毒,举世无可比拟。他隐忍七年,步步为营,以退为进,敌深入,就只为今朝这致命一击!

  像这种人,这等妖孽…朱炎明揪起他的长发一直拖到院中:“来人,架火焚尸!这等妖人,一尸骨也不能让它留在世上!”

  福喜急急忙忙的命人搬来了柴火,架在尸首之上,淡蓝色的火焰一点即燃,摇曳着扑向半空中。

  朱炎明瞪着那火势冷笑,他要他伤心,他偏不伤心,他当他是什么人,如此轻易的便如了他的意愿!“皇上,这人死了,您耳子也该清静了。”

  福喜搀了他笑道“以后可再不用听诸位大人们唠叨了。这外面晨重,您还是到屋里歇着吧。”朱炎明随他转过身,忽然间脚下一踉跄。福喜吃了一惊:“皇上…”

  朱炎明低着头,却见明黄的袍子上染了一片血迹。他掩住嘴,明告诉自己这人恶毒到了极点,绝不能为他损一分心神,却只觉得喉头一阵腥甜,那血就关不住的闸门似的涌而出!福喜吓得大叫:“皇上,您这是怎么了,皇上…”

  “住…手…”朱炎明猛得转回身“让他们住手!”“皇上,是您说这人连尸骨也留不得的。”

  朱炎明一掌打飞了他,纵身向火堆扑过去,众宫人大惊失,喊的喊,拽的拽,拼死拼活的拦住了他:“去不得,皇上,伤了您的万金贵体!”“皇上,请以江山社稷为重。”

  “皇上…”朱炎明看着身前黑跪倒一片,数米之遥,火焰以那人的尸骨为柴,燃得正旺。

  不过是一念之差,一念之差!他大笑一声,一手掩住口弯下去,众人只见这以铁血冷面著称于世的皇帝,竟像个小孩子一样哭的蜷成了一团!

  ----

  “死了?!”朱炎旭手指一松,金丝制成的鸟跌落下来,在地上滚了几遭。“是。”

  景鸾词扶正了鸟笼,里面的鸟没伤着,却似受了惊吓,扑簌簌的四下里撞“吊死的,在栏上,一睁眼就看见这么副情形,他也真够绝。”朱炎旭怅然:“原以为他是个明白人呢。”“明白确是明白,只是命运多舛。”

  朱炎旭回过头,怔怔的看向景鸾词,半晌,才轻声道:“那一若让我得了手,你会不会恨我?”景鸾词注视着他道:“会!”朱炎旭微微一震,语气更见坚涩:“那…会不会杀了我?”

  景鸾词沉默着,似是轻叹了一声:“我会先弄死我自己。”朱炎旭笑了笑:“到底是…”他言又止,缓缓别过了脸。不远处夕阳将尽,留下了泽狰狞的一抹余辉。

  ***福喜跟几个丫头把事情待的差不多了,用指尖挑了一点帘子,偷偷的朝里面望过去。

  那侍女叫了一声公公,他忙竖起手指轻嘘了一声,把声音得极低,吩咐道:“皇上难得睡个安稳觉,做事的时候手脚都要轻着些,哪个不长眼,奉香就是你们的前车之鉴!”

  那几个人微微打了个寒战,悄无声息的点了点头,都散了开去。福喜自门帘隙间窥视着,见朱炎明虽是睡得了,脸却仍冲着桌岸。

  红木制成的书桌,雕了龙戏九凤的漆画,被红绒桌布虚掩着,显得端坐于其上的那青蓝瓷瓶越发扎眼。

  福喜往屋里看了总不下十回,次次都觉得那瓷瓶像是动了地方,暗骂自己又没做亏心事,也不知生得什么疑魅。

  但眼珠子就是不受管似的,滴溜溜的直往那边瞟,越看越觉得心寒,整个屋子灰蒙蒙的,仿佛笼罩了一层死之气。

  福喜想那人生前不做好事,死了也是个不吉利的物件,总得想法子治他一治,不能平白的让他来害人,看朱炎明睡得踏实了,一步一步偷蹭进去。

  离那桌岸老远却不知怎的就不敢迈步子,怎么看那青蓝瓷瓶都是个妖里妖气的活物,仿佛一碰它就会出声似的。

  脑子里轰轰的,又想起了无端惨死的奉香,不过就说了一句:“死了好,活着也是害人!”

  偏生就让朱炎明听了个正着,当下里二话不说,拖出去就是一气捶,可怜她一个娇弱的女孩子,怎受得了那等之刑,奄奄一息的了两,就把一条小命待了。

  宫里人越发的惊悸,每里提心吊胆,只怕龙顔一怒怪罪下来,连个葬身的地方都没有。

  福喜是近身太监,要论凶险,他是首当其冲的第一个,却隐隐觉得朱炎明心大变,总与那化为灰烬的妖人不了干系。

  记得那一朱炎明命人纵火焚尸,中途却又变了主意,哭成了一团。火尽之后,一个人跪在地上,将骨灰细细的收进了那只青瓷瓶里,从此奉在卧房中,夜相对。

  福喜偶尔听得屋里怒骂声,又忽而轻笑,遍体汗都炸了起来。好端端的男子被送到宫里来做太监,图的无非就是个钱字,若连小命都没有了,又到哪里去寻这个钱。

  福喜暗暗打定了主意,终于是一步一步挨近了桌旁,别的不敢做,只想拿个东西掩上它些,这手还没动,忽然身后大力一贯,整个身子就倒飞出去,砰的撞到了墙上。

  福喜惊怖绝,翻身爬起来,跪着爬到了朱炎明脚下:“皇上饶命…”朱炎明冷笑,一脚踏了他道:“看你这几鬼鬼祟祟,果真是没安好心思!”

  福喜抱了他的脚道:“皇上,福喜一片忠心,只是为着皇上着想,您龙体欠安,整里又对着这么个东西,福喜只怕…”

  朱炎明然大怒,一脚踹飞了他道:“怕什么?怕朕死得不够早?你们这些人…哼,来人!“福喜连声惨叫,几步又爬了上来:“皇上,皇上,念在福喜服侍您这么多年的份儿上…”

  朱炎明负了手道:“跟了朕七年的人,念念不忘的,也不过是置朕于死地,你们…你们这些人…”他抬手一指,连声冷笑道:“有哪个不该死!”

  ***盛夏时节,屋子里却没开窗户,花木门紧闭着,全听不到其中的人声。

  朱炎旭半躺半坐的倒在椅子上,一手在面前猛扇,极不耐烦的道:“想说什么,你们就只管说,别吐吐吐的闷煞人!”

  在座不过七八个人,皆是朝中权倾一方的重臣,那长平候江上琴躬身道:“王爷,这其中的利害,您也听得明白了,到了不过一句话,官民反,民如何能不反?”

  朱炎旭惊得眼皮一跳:“原来你们打的是这个主意,罢了罢了,我可不与你们凑热闹…”

  江上琴按住了他双肩道:“王爷,事情既然到了您头上,您是应也得应,不应也得应,您倒想想看,从三月到八月不过短短半年,死在那莫须有的罪名之下的,总不下上百人,王爷您就敢说,您能逃得了这一劫?”

  朱炎旭不以为然道:“总归是亲兄弟…”“是亲兄弟才越发见疑,今之事,我们怎就不寻那姓贺的姓唐的姓常的,偏偏要找王爷您,只因您姓朱,这天下,原本就该是您的!”

  朱炎旭一怔,呵的笑了一声:“你们只在这里空口说白话,天下之大,张手就可要得来么?”

  江上琴一指在座诸人:“您睁大眼睛看看,皇上,只要您占领个头,什么事,微臣给您办不妥当呢?” wWW.hUDUxs.Com
上一章   十大酷刑   下一章 ( → )
十大酷刑免费阅读全文完整版小说均来自书友上传或互联网,弧度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小周123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周123并阅读。弧度小说网致力最快速更新十大酷刑的完整版小说,用心做最好的小说精校网。